你看见我了

自己和自己玩的地方。污。

蚂蚁腰,翘臀,有肌肉但是不夸张,身材比例超好,初中生童颜,纯洁又色气,无辜又催情,可萌可帅可禁欲,性格表面温和实则坚韧无比,23没有恋爱经验还是个处…妈蛋维克托我们打一架吧赢了勇利就归我!跟谁不好跟个秃子!摔!

关于婚戒,到官网看了一圈,感觉这个比较像,但是因为没有标价格所以无法判断。这一款是wedding bands,不带钻石的,带钻石的应该远不止700欧了。btw700欧的价格在这个牌子只能买到款式比较简单的,大部分款式都要1000➕,多则三四千(假如推上太太们猜测的品牌是正确的的话)

脚部特写一万个好评
可萌可帅的勇利
其实并不太喜欢维克托
小滑冰展现出了勇利的成长,两个人的感情发展也并不突兀,这已经是一部宣传lgbt平权的番了不是卖腐谢谢
黑酸退散,不需要你看
后面维克托脖子上还挂着两个人的证件

作者脑洞大过天
啊想看会动会说话的创真君

和哥不哭!交际花不哭!

赤司巨巨一副“我被盗号了”的表情hhhhh

你们看贤章的腿!!!看他的腿啊!!!

黑篮是我见过cp最乱的番

说什么cp最乱其实还不是自己脑补的kkkkk

今早突然想到,赤黑赤不就和利艾利很像吗!说起来赤司和利威尔就有点像啊!但是黑子太受了我吃不了他攻,艾利偶尔还能吃下去。

但不知为什么就特别想吃赤受,除了黑赤,大概是卡米亚的声音实在攻不起来wwwww

青黑,虹赤或绿赤吧,其余人无感并不想组cp。

其实就是想给赤司巨巨找个攻cp,不太吃黛赤。绿赤纯粹是因为野神,虹赤大于绿赤。哑巴里虹村前辈很可靠啊。

很喜欢五月,女生也愿意和这样的妹纸做朋友。

能遇见黑篮真的是太好了。


【点文】赤司X你

看到赤黑本子那块真的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司杝也-我叫静静不叫太太哟:

*妹子说她今天生日,这篇点文正好给妹子作生贺,写的不好请见谅 @淡漠于雪 






*卡在十二点多一点发布,寓意还不错吧?














*










赤司推门进来的时候,你正在很认真地做作业。




赤司随意扫了眼你的房间,微微笑,没有表现出要离开的意思。




你在书桌边如坐针毡,手心的冷汗缓慢浸湿了细长光滑的笔杆。




身后传来熟悉的淡淡热度,你的后背不由挺得笔直,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在眼眶里不安分地转来转去。




“这题不会吗?”赤司微弯下腰看着你一片空白的作业本和习题册。




你慌乱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他敲了敲你的作业本,随手抽掉你手里湿漉漉的笔,在草稿纸上简单笔画,“这步要这样走……”




你僵着身子动也不敢动,眼睛像被胶水黏住了似的也不敢转动。




不多时就解决了一道题的赤司偏过头,把你的笔放进你蜷曲的手里:“听懂了吗?”




“懂,懂了……”你胡乱点头,另一只手无意识抓紧了宽大习题册的一角。




“很好,”赤司像是在表扬你,起身的同时不经意似的碰了碰你抓的死紧的习题册。




习题册被碰歪,露出一角明亮的颜色。




你头冒冷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巴掌拍上去,意图用手掌遮住不小心露出来的这一抹亮色。




但很显然,你失败了。




赤司神色不变地推开了你的手,拿起了被你压在习题册下面的一个薄薄的本子——封面是赤裸的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拥抱轻吻的十八禁图。




赤司眼神略暗:“现在,把我刚才教你的东西重复一遍。”




你为难地望着他。




赤司明知故问:“不会?”




你尴尬地点点头。




赤司也点点头,淡淡道:“那就把你枕头底下书桌底下以及衣柜和抽屉里面的东西给我拿出来。”




你大叫一声,不可置信:“你怎么知道?!”




赤司转身:“现在去我房间,这间房需要清理。”




“不——”剩下的话吞没在赤司平淡却威胁意味十足的眼神里。




当天晚上你回到已经被彻底打扫了一番的房间里,趴在床上抱着干净的枕头欲哭无泪地捶足顿胸。




写了一整天的作业的你此时满脑子都是各种公式,但是你的心里满满的都是赤身裸体的赤司和黑子滚床单的画面。




沉浸在忧伤里的你没有听见门锁被打开的声音,直到身旁的床垫深深凹陷下去你才反应过来有人进来了。




“阿征?”你吓了一跳。






赤司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赤色的头发还略带湿意,看起来刚刚洗完澡擦干头发。




“作业做完了?”他抽掉你怀里抱着的柔软枕头,随口问你。




你觉得今晚还有机会逃过他的魔爪,毕竟之前好多次到了最后关头他都忍着放过你了。




“做完了。”尽管知道他这次可能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你打心底里还是有点惧怕的——当然,除了惧怕,更多的还是憧憬。




“那就再做一遍。”




再做一遍?




很快你就知道他说的再做一遍是什么意思了。




你发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比和爱人一起做爱做的事的同时还要被爱人威胁着背数学公式更惨的了,而更惨绝人寰的是,你的爱人用的所有方式和姿势都让你觉得熟悉无比——你的同人本里多的就是这样那样的姿势。




“我说过,没有人可以违逆我,而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隔天一早,赤司精神抖擞地站在床边对你微笑,“这只是小惩大诫,以后如果你还敢做这种我不允许的事,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被子盖的严严实实,你只露出一个头,听见他这番命令似的话,你只能含泪咬住被子,委屈地朝他点头点头再点头。




后来,你试着联系过以前卖你同人本的那些卖家,但无一例外得到的回答都是“赤司夫人,我们做的只是小本生意,求您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你一脸懵逼,他们怎么会知道你和赤司的关系的?而且给一条生路什么的又是怎么回事?




楼下客厅里的电视机开始播报最新的早间新闻。




近来,政府加大了网络扫黄的力度,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毕竟这也是一件能净化网络的好事……




*






*






妹子生日快乐(๑'ᴗ')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