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

[虹赤/翻译]四次虹村想要从赤司那儿拿走点什么,一次赤司心甘情愿地给了

级别:NC17

原作者: wallwindow

原文地址:AO3

授权:


简介:在赤司和灰崎通电话的时候,虹村把手机从赤司手里抢了过来。但是在他们相处的那段短暂的时间里,这并不是他出其不意地(而且大胆地)从赤司那里抢走的唯一的东西。赤司从没跟任何人讲过,甚至连虹村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前辈第一次从他那儿“拿走点什么”的时候,是在他小学的最后一年,甚至在他进入帝光并加入篮球队之前。甚至在虹村成为他的队长之前。

 

/


距离赤司小学毕业还有至少五个月,但是他的父亲已经和好几个中学的校长见了面,主要是为了听听为什么他们的学校对赤司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除了财阀继承人的身份之外,赤司也是一个标准的模范生。他成绩优异,从入学开始就是好几个社团的社长,也十分擅长各种体育和课外活动,比如篮球、小提琴、还有将棋。因此,当这些校长们使出浑身解数劝说赤司父亲选择他们学校时,没有人觉得奇怪。

这一天,司机载着赤司和他的父亲去了帝光中学。这已经是他们这个月光临的第三所学校了。赤司其实并不太在意他明年要上哪所学校。反正不管他最终选择了哪个,他都会在各个方面成为绝对的胜者,就像以前一样。就像赤司家的人一样。但是他的父亲对这件事却格外的上心。他要确保这所学校有着最高的声誉,以及源源不断的优秀的毕业生。毕竟在赤司家,教育是第一位的。

去帝光中学的路途很无聊,就像之前去其它学校的时候一样。赤司把头转向车窗,安静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赤司征臣正坐在他身边,一个接一个地回复着他合作伙伴的电话。至少这里的环境看起来安静又安全,赤司想。一个合适的学习环境对他来说就足够了。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子经过了一条小巷子。他注意到三四个学生正在试图把对方往死里打。赤司有点被吓到了。一个原因是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在街上打架。另一个原因是,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些学生穿着帝光中学的校服,这是他在早上父亲给他的学校宣传手册上看到的。

这场景跟这所名牌学校和四周安静的环境简直格格不入。

最终赤司觉得这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反正他也不可能跟这些学生有什么交集。

当他们进入教学楼之后,赤司征臣跳过了所有礼貌寒暄的环节,直奔主题。他们在系主任的办公室里——他的父亲已经在和主任商量一些赤司并不关心的细节了。因此他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办公室。


他走出了主教学楼,试着开始熟悉环境(据他的观察,这所学校是目前为止他父亲最喜欢的,主要是因为它必胜的校训和赤司家的理念不谋而合);这天是周末,所以校园里几乎没有学生,仅有的几个估计都是为了社团活动才来的。

赤司很容易就找到了篮球馆,并且瞬间就被吸引了。但是当他走近一点之后,他看到了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人,还有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哦他还有一头显眼的金发。他们面对面站着,好像在进行着一场非常严肃的对话。但是这个男生眼睛却盯着地板,而不是看向他面前的男人。

等等,这个男生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很遗憾,你居然还在参与这种活动。我以为在我邀请你进入篮球队的时候你就放弃打架斗殴了。”

“切,我又没有保证要当个乖小孩。他们来挑衅我,我接受了。如果我不打赢他们,他们又会四处说我的闲话。”


赤司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僵在原地。事先声明,他并不是故意偷听的,他只是“不得已”,因为他的五感比正常人要敏锐得多。


 “你赢了吗?”

 “哈?!我当然赢了,我用空手道赢了他们。”

 “你脸上的淤青可不是这么说的。”

 “切,那只是个意外。”

 “嗯,我明白你还是像以前那么争强好胜。你还是最讨厌失败。而且,你的体力令人刮目相看。参与了那么一场争斗,你还是这么精力旺盛。”

“是啊,你之所以说服我加入篮球队不就是因为这个吗?你不应该感到惊讶才对。而且我不会因为加入了社团就突然变得懂礼貌。无所谓了,现在你要把我踢出篮球队吗?”

从出生开始就被灌输良好教养的赤司,有点被这个男生和长辈顶嘴的态度吓到了。他原本是打算加入中学的篮球部的,但是现在看来,如果帝光篮球部有这么一号人物,那他觉得加入与否还有待商榷。

“我明白。你的好胜心和对胜利的渴望是这个球队最需要的。这也是我让你入部的原因。所以,从下一学年开始,我要任命你为篮球队队长。”

说到这,男人短暂地停顿了一下,“…虹村君。”

当这个名字被说出来之后,原本一直逃避着男人目光的少年,猛地抬起了头,又惊又怒地瞪着对方,“哈?!?你说什么——!!”

但是紧接着,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的男人就走进了球场中央,无视了身后那个无礼的学生要说的话,“换上训练服,五分钟之后我们要开始练习赛。”

金发少年不可置信地僵在了原地,他的上嘴唇因为惊讶撅成了鸭子嘴。

看清楚他的脸之后,赤司确信这就是刚才那场打斗里的其中一个学生。就是似乎挥了最多拳头的那个。

赤司并没有觉得沮丧,反而奇怪地扬起了嘴角,原因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他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真是不可思议的转折,他自言自语道。

这个叫做“虹村”的金发少年引起了赤司的注意,好像一开始他就是故意的一样。

红发少年决定他想目睹这个“问题少年”要怎么管理这样一支精英队伍。那一定会非常有趣,他想。


//


几个月过去了,赤司现在正站在帝光中学篮球场上,作为一军的一员。同样成为一军的还有其他三个一年级生,都和他一样有着五颜六色的头发。

他父亲觉得对赤司家继承人来说,帝光中学确实是最合适的去处。尽管赤司差点就要做一个PPT演讲,列举出帝光是最佳选择的原因,再用上SWOT分析法,以防他父亲选择另外一所学校。

不,他对这所学校的兴趣和那个“马上要成为篮球队队长”的男生一点关系都没。他只是隐隐觉得,去帝光念书会给他带来难以磨灭的珍贵回忆罢了。


“好,一军的同学,跟我去主体育馆。”真田教练发出了命令。

他们被带到了一个更大的体育馆,就是几个月前,赤司偷听到金发学生和男人对话的那个地方。

在体育馆门前,真田教练向他们介绍了站在门旁边的男人。赤司终于发现,那个时候“灰白色头发的男人”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同一个人,叫作白金耕造,正是帝光篮球部的主教练。

啊,怪不得他可以随意做出决定,比如说当场任命下一任队长。


在他们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白金教练一直微笑着;他周身散发着柔和的气场,和那天跟那个“问题男孩”对峙时完全不同。

说到这,赤司还没有机会见到那个金发少年。他会不会已经退部了?又或者犯了更严重的错被踢出了球队?那就太可惜了。

“欢迎来到帝光中学篮球部,小伙子们。”

教练的声音打断了赤司的沉思。跟其他新加入的部员一起,他向教练鞠了个躬。但同时,他发现所有人都能意识到,教练的微笑背后还隐藏着其它东西。

这是个好兆头,至少对赤司来说。

“我们期待着为队伍带来胜利。”他回答到,脸上挂着完美得体的微笑,就像从小被教育的那样。

当白金教练推开体育馆大门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景象和他们想象中的精英球队一模一样。大概四十个学生正在里面做着训练,一半部员在边上做着拉伸,还有一部分在练习带球突破,球场中央好像正在进行一场练习赛。


“嘿,大山!别傻站在那,注意防守!”

“啊…是!对不起!”

“加地!回到你原来的位置上!”

“是!”


赤司警觉的眼神转向了那个正在发号施令的人,他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一个初中生。低沉的声音来自一个大概177cm的男生,他有着深灰色的眼睛,墨黑色的头发。他权威的领导和掷地有声的命令让所有人都毫不犹豫地遵从他,尽管他们看起来有点怕他。

但是对赤司来说,他的表现很令人刮目相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人看上去有点眼熟。好像之前在哪见到过。

当球传到这个人手上的时候,赤司正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他(他正试图想起之前在哪见过他)。当这个灰色眼睛的少年接到球的一瞬间(他的手指很长,赤司注意到),他快速地带球突破,轻巧地穿过三个试图阻挡他的人。

赤司深红色的瞳孔因为惊讶而放大了。这种带球过人的技巧他从未在任何与他交手过的人身上看见过。

这个球员,如果赤司没弄错的话,应该是个前锋。他把球传给了队友,对方试图投篮但是失败了。眨眼之间,墨发少年已经掌控了篮板球,在脚触到地板的一瞬间又跳了起来,最终把球扣进了网中。

在完成以上一系列动作的时候,这个球员的专注力到达了极限;赤司很轻易地发现,他比别人都更在意这场比赛。这让赤司更敬佩他了。

他很快听到——青峰,是这个名字吧?——在他身后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哇哦,不赖嘛~”

确实很不赖。赤司甚至觉得他刚才的表现棒极了。

这个在四十九秒前才出现在赤司视野中的人,轻而易举地夺走了他的呼吸,就在此时此刻。

 “好球,队长!”

 “有时间惊讶的话不如跑起来,小兔崽子们!”那个“队长”做了个鬼脸,回答道。

赤司静默的欣赏被他刚才听到的对话打断了。

他眨了眨眼睛,嘀咕了一句,“队…队长?‘

但是很显然,白金教练听到了,“是的,那个就是现任篮球队的队长,虹村修造君。”

“虹…”赤司的瞳孔又一次放大了,因为另一个原因;他记得这个名字,从他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记住了。

没有让任何人注意到他的讶异,赤司仔细地观察着那个少年,他正跑向球场的另一侧。他的上嘴唇撅了起来。

赤司懂了,虽然有点晚。

那个激起了他兴趣的金发少年,和面前这个墨黑色头发的少年其实是同一个人。


赤司作为副队长,尽管他和正队长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大逆转:他现在管这个前问题少年叫“虹村前辈”),他仍然不知道,从金发少年到现在这个尽显领导才能和篮球技巧的前辈,到底发生了什么奇迹才导致这种转变。

(出于尊重,赤司从没和任何人提起过他之前见过虹村)

虹村对待白金教练的无礼态度还时不时在赤司脑海里闪现,但是现在的虹村看起来只会跟教练进行合乎情理的、礼貌的对话。其实他对任何人,只要不是他认为的“小兔崽子”,他都是这么说话的。而且,跟赤司的第一印象不同,他不是那个只会给队伍带来麻烦,却因为能打架而无法被踢出队伍的人。虹村其实是帝光的骄傲,他是队伍里无可争议的最棒的前锋,尽管他只是个二年级生。

但赤司没有预见到的,是他居然会如此尊敬那个前不久还因为参与无意义的打架,以及对长辈不敬而被他暗暗谴责的人。

不知什么原因,他觉得如果现在的虹村前辈完全没有初次见面时的影子,那就再好不过了。除了他标志性的上嘴唇。

除了发色上的明显变化,帝光的现任篮球队队长也非常果断,愿意倾听所有人,哪怕是后辈们的意见。他总是对局势有完全的掌控,也会不惜余力、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取得队伍的胜利。

但是除此之外,他还获得了赤司的正确评价,就在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之后。

赤司很欣赏他的这些特点。他很少会在同龄人身上看到这些特质。

(好吧,其实虹村有时候也会失控一下,但是赤司觉得还挺有趣的。)

如果他对灰崎能不那么操心就好了。

诚然,这件事情最近一直在困扰着赤司,所以今天他决定对他的前辈说出他的顾虑。

但是他得到的反馈应该是他很早很早之前就能推断出来的。

那是虹村第一次向赤司提起他“不懂事”的过去(赤司觉得这个用词太轻描淡写了点儿,但是他没吱声)。虹村看起来还挺尴尬的,他脸上的红晕出卖了他。赤司费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没有坦白自己其实知道这件事。

(赤司其实挺高兴的,因为他的前辈和他分享了这些。他以为虹村前辈应该会把这些秘密烂在肚子里的。)

所以,看起来虹村在灰崎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并且他真诚地相信灰崎会像他一样改过自新。队长能这么想真是太善良了,赤司想。但是从他见到灰崎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个人已经没救了。他的想法从没有错过。

赤司还想继续这个话题,但是虹村已经把书包背上了。他接着问他愿不愿意去便利店买点吃的。

赤司本来不想答应,他不想再麻烦虹村前辈了;毕竟他们为了灰崎讨论了一下午令人不快的话题,这已经够占用前辈的时间了。

但是前辈管他叫“小少爷”(赤司的心跳停了一拍),然后把他推到门前。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赤司允许别人这样拽着他往前走。


接着赤司发现他正在享用一种以前他死也不会吃的东西。虹村请他吃了一个很便宜的肉包子。而他不得不承认,这的确很好吃。他从没想过他还会经历如此平淡的日常,和他那受人尊敬的队长一起。

他们在附近的一个操场停了下来,坐在木头长椅上吃着从便利店买来的肉包子。赤司每咬一小口,就要停下来细细地观察一番。如果他吃完了拉肚子,他至少可以告诉家庭医生他吃的食物里面都有什么。

正当他打算吃第五口的时候(是的,他还数了他总共吃了几口以防医生需要这个信息),虹村用他惯用的低沉语调叫了他的名字。每次他用这种声音说话,赤司都觉得他的心跳变得特别快。

就像每次他听到队长叫他的名字那样,他抬起了下巴看向右侧,虹村就坐在他右边。

“嗯,虹村前——?”

句尾的敬称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因为虹村的嘴唇正贴在他的唇上。

赤司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瞪大了,他的整个身体都绷紧了。他甚至没有拿住手里的肉包子,就这么让它掉在了地上。

但是虹村的嘴唇温暖而柔软,他的那个总是撅着的上嘴唇其实意外的饱满。赤司什么也做不了,他唇上的触感让他整个人仿佛瘫痪一般僵在了椅子上。

赤司从没有这么不知所措过。

他应该吻回去吗(虹村现在是在吻他吧)?还是他应该把他推开?

赤司觉得他胸腔里鼓噪振动的感觉很怪,但是并不讨厌。

事实上,这个吻让他觉得全身都很舒服;虹村正在把热气往他身上传。

正当赤司觉得“你只活一次”、并且打算闭上眼回吻的时候,虹村推开了他。

所以赤司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闭上双眼,他茫然地盯着虹村,足足有二十秒,他的双唇颤抖着,而虹村也盯着他,看起来十分困惑。


“……”

“……”


诡异的对视比赛开始了,直到虹村目瞪口呆,红色从脸颊迅速蔓延到了发根。

“我的天!——对不起,赤司——这简直是——天啊——妈的——!“

当赤司终于回过神来,他立马感觉到他的脸也在迅速升温,好像着火了一样。如果这时身边有人经过,估计会误以为这两个帝光学生在进行一场“谁的脸最红”的比赛。

赤司还是说不出话,这让虹村有机会接着吐出不成句的词语,“你刚才——呃——你盯着肉包子的时候就好像这是通向未来的钥匙——你有点——呃——可爱——所以我没忍住——老天我他妈都干了些什么——!”

虹村把脸埋进手掌里。正当他尴尬地想死的时候,赤司突然意识到,这是他的初吻。

他的队长偷走了他的初吻。

以后绝对要让他付出代价,连本带利的。赤司想。

————————————————————————————————


原作者的note:我看到帝光篇里虹村抢走了赤司的手机,我就在想,这是不是虹村从赤司那里抢走的唯一一个东西呢?所以我就写了这个。本来只是想写个小甜饼的但是居然写了六千字哈哈~


译者的碎碎念:产粮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但是圈里太冷没粮吃,那怎么办呢,只能去ao3看外国太太产的粮了。

开玩笑的~这篇虹赤是作者15年写的,时隔两年多被我挖出来了哈哈哈~第一篇翻译文写了虹赤非常满足,应该还有大概一半的内容,后面有一点点肉渣。争取这个周末把它翻译完~~英语好的小伙伴去原文下面留评论吧,太太看了应该会很开心的!如果有翻译不准确的地方也欢迎来跟我讨论!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