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高产似那啥|戏精本精

[虹赤/翻译]四次虹村想要从赤司那儿拿走点什么,一次赤司心甘情愿地给了

我是个傻逼,落了开头一段,现在补上了


完结/NC17

授权见前一篇

原作者:wallwindow

原文地址:ao3


////    

被虹村偷走初吻这件事并没有太困扰赤司。但正因如此他觉得有点烦躁。

太讽刺了。

第二天,他们还假装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是赤司很清楚,在他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永远地改变了。

对虹村来说,那个吻可能只是他一时起意(那天晚上他不断地向赤司道歉,直到他们必须走上不同的路为止),但是对赤司来说,这个吻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他越是仔细回想这个吻,就越是清楚自己喜欢上了虹村前辈,那种意义上的。

但是还没等赤司对这份“喜欢”的感情做点什么,他那个总是从他这里无意识地拿走点什么的前辈,给了他一个他从没要过、也根本不想要的东西。

他队长的位置。

 “就靠你了,赤司队长。”

当虹村转过身,背对着赤司离开的时候,他又从赤司身上拿走了很多东西,多到赤司都没办法一一列举出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把他的心也一起带走了。


赤司下一次见到虹村,是在他高中最后一年冬季杯循环赛的第二天。

今天是洛山的第一场比赛。也是圣诞夜。

赤司在观众里发现虹村的时候,他正忙着在上半场结束后补充水分。奇怪的是,虹村站在阳泉的冰室前辈身边,看起来还有点尴尬。

但是现任的洛山队长没空管那些。他发现他初中时代的前辈还是那么该死的吸引人,他的刘海好像长了些,深灰色的眸子也更锐利了。

虹村发现了赤司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他还是那么帅,观察力还是那么强。这是赤司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但是赤司觉得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不,他的心脏没有跳得那么快。在下半场开始之前它就跳得这么快了。

他不断地向自己催眠,他自己都快相信了,直到虹村朝着他笑了一下。还是那个带着点傲气和孩子气的笑容。在帝光的时候(好吧,基本上就是一直以来),每次赤司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他都会那样对他笑。但是赤司还是捕捉到他脸上的一点点遗憾,就像他把队长的位置让给他的那个晚上。

隔了那么长时间,他又在和虹村呼吸同一片空气。这个认知让赤司有点困扰。虹村已经把赤司的一半带走了,在他停止当他队长的时候,在他突然消失,变得杳无音讯的时候。现在他是回来拿走另一半的吗?

但是赤司也同时感到了无与伦比的喜悦。他还得让虹村为夺走他的初吻付出代价,不是吗?

他们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对方,直到下半场比赛开始的哨声响起,他们胶着的视线才分开。

赤司微微向虹村鞠了个躬。他不知道他还应该做什么,但他觉得虹村应该能明白他的意思。他重新投入到比赛中,使出全力碾压着对手。他的队友对他突然的干劲感到莫名其妙,毕竟照现在的分差来看,对手已经不可能追赶上他们了。

他唯一的队长回来了,在消失了这么多年之后(在赤司默默地思念了他这么多年之后)。他要给他看点厉害的。

(实际上,在他们初中的时候,赤司真的很喜欢向虹村炫耀他的球技。虹村的手覆盖在他头上的触感,是他初中时代为数不多的珍贵回忆之一)。

他已经说完了那段“今天打得不错,下一场再接再厉”的例行赛后总结,他还让队员们早点回酒店休息,或者去他们想去的地方玩(他甚至告诉有约会的队员们好好享受;実渕前辈告诉他闲聊可以让队员们不那么怕他)。他还换上了一身私服。接着赤司匆匆离开了更衣室,他祈祷虹村前辈还在体育馆里。

他想到他的前辈身边去。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这份渴望的感情还是这么强烈。

令他吃惊的是,他拧开门的一瞬间,虹村就站在他面前。

“哟,赤司。”

赤司的呼吸停住了,他觉得他周遭的一切都停止了转动。

 

“恭喜你,洛山赢了。你真的很棒,就像以前一样。你是最棒的队长。”虹村的手盖在他头上,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这个动作让赤司深红色的双眸放大了一瞬,他的眉毛差点碰到了他修剪得宜的刘海。他正面对着这个在他成为少年之前就吸引了他注意的人,这个用他的领导力和精湛的球技夺走他呼吸的队长,这个偷走了他初吻的前辈,这个把他的一部分都带走了的男人……赤司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多。

他以为他准备好了。但是他原本打算说的话现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绝不是他想象的和他的前辈重逢的场景。他在脑海中想象了无数个他们再次相遇的场景(不,飞去洛杉矶直接敲他的门不在这些想象里…….或者说这是最差的选择)。

如果说之前虹村是轻松且镇定的,那他现在绝对不是。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垂下眼眸,把手从赤司的头上拿了回来。

 “呃,抱歉,今天可能不是个好时机,哈。”

这个叹息让赤司的感官重新回到现在的情况上。

他不得不紧紧拽住虹村的手腕防止他逃跑。赤司发誓,他绝不会让虹村从这一刻逃离,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现在轮到他的前辈说不出话了。赤司就这么微笑地看着他,这个笑容让他的凤眼变得更上翘了。每次他这么笑的时候,虹村都会不自觉地蹙起眉头,然后在他弹赤司的额头之前轻微地脸红一下。

 “你在说什么呢,虹村前辈?今天再合适不过了。“

今天是最合适的时机,因此赤司把虹村推进了更衣室。他闭上双眼,没有任何犹豫地吻上了虹村的嘴唇。

是时候让他还回来了,赤司这样想着。听见虹村的喘息之后,他得意地笑了一下。

赤司征十郎一直是那么完美,但是接吻显然不是他的强项。因为很快,虹村就主导了这个吻。

和现在他的前辈亲吻他的方式相比,当年那个初吻差得太远了。赤司怀疑虹村在美国学到了不少东西。

红发少年已经意识不清了(事实上他也根本不在意),直到他的后背抵上了一个冰冷的物体;这时候虹村已经把他按在储物柜上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他们吻得更深入了。

天知道过了多久,虹村终于放开了赤司,他突然记起来他们都需要氧气才能不被憋死。

赤司揪着他胸口处的运动服,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虹村则紧紧抓着赤司的胳膊,好像他的命都悬在这上面。

当赤司再一次迎向虹村的目光时,后者深灰色的眼睛仿佛要把他刺穿。好像在质问他刚才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他的前辈已经被挑逗起来了。赤司更希望是后者。

 “虹——虹村前辈,”他在他耳边呢喃着。赤司的呼吸还没平稳,眼睛也还是半阖着的。

虹村也是一样的茫然,他回答道,“什……么?”

 “初中,你亲我的那次,是不是故意的?”

虹村皱了一下眉头。常见的反应,赤司心想。

 “什么鬼——对,我是故意的。”

赤司感觉他的心脏震了一下。

“为什么?”

“哈?!你非要现在问这个问题吗,小兔崽子?!”

“我就是想知道,虹村前辈,”赤司回答道,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这个回答让虹村沉默了几秒;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赤司,这让后者觉得有点不自在。

如果虹村前辈给出的答案不是他想听到的呢?

红发少年注意到他的前辈咽了一口口水。他有点遗憾,为什么天帝之眼不能预见这类事情呢?他们的身体还紧紧地贴着彼此。赤司发誓,他发现对方已经起了反应。

 “因为……我有点儿喜欢你,赤司。”

 

虹村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渴望,这让赤司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

“妈的,我其实现在还喜欢你。喜欢到不得不从洛杉矶飞回日本来看你最后的比赛,用我辛辛苦苦挣的钱。切,辰也知道了之后笑了我整整十分钟。要不是看在他那张漂亮脸蛋儿的份上,我绝对会当场给他一拳,”虹村用他惯用的语调坦白道(他在帝光的时候也是用这种语调跟做了蠢事的后辈说话,他的同学总笑话他,说他听起来像个老妈子)。

赤司很怀疑他会不会真的揍冰室前辈一拳,但是其它的部分听起来非常真实,因为虹村的脸已经红成了赤司的发色,他皱眉的程度都快要赶上赤司在中学时对他一见钟情的程度了。

与此同时,赤司发现他的心脏跳得快要蹦出胸腔了。在被幸福的喜悦击垮之前,他抓紧了虹村还按在他胳膊上的手。

他用毫无起伏的声线说道,“我明白。我也同样喜欢你,所以现在,请尽情享用我吧,虹村前辈。”

虹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的两条眉毛几乎拧在了一起。

 “什么——你说什么?!”

 “前辈已经不止一次从我这儿抢走过东西了。所以这次,既然我愿意给,那前辈就更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他的前队长看起来还是很困惑,所以赤司更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虹村前辈,如果你是因为那个原因而焦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没有必要。四天前我就满十八岁了。”

虹村标志性的上嘴唇和皱起的太阳穴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瞬间染上了痛苦的神色,好像他下一秒就要偏头痛发作了。

 “等等,赤司,你是说——“

 “如果前辈你还是不确定,那就把这个当做圣诞礼物好了。毕竟我们都那么久没见过了。”

他的前辈把手从他胳膊上撤了回来,好像刚被烫到了一样。然后虹村开始剧烈地咳嗽。

赤司无措地站在那,后背还抵着储物柜。他耐心地等着虹村停止咳嗽。他之前还好好的,赤司不确定他是不是要叫医生来。

幸运的是,赤司很快知道没必要叫医生了。因为虹村正用那种坚定地眼神看着他,在初中,赤司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爱上了这双眼睛的主人。

 “老天,赤司,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或者你现在在想什么,或者说这个地方适不适合做那件事儿,但是该死的,如果你坚持的话,没问题。”

赤司瞬间放松了身体。他回应了一个笑容,尽管他的眼角开始刺痛;虹村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他脑子里的警报器又响了。

 “该死的——!哦,赤司,如果还没开始你就哭了的话——”

“我没事,虹村前辈。现在,从我身上拿走点什么,就像你之前做的那样。”

虹村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抬手拭去了赤司眼角的泪。下一秒又得意地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赤司。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我拿走了什么,那他就永远都是我的了。”

赤司无声地笑了。哦,如果他的前辈知道的话该有多好。

“我非常清楚,虹村前辈。”

虹村又一次覆上了赤司的唇。这一次他更霸道自信了,就像他过去率领着中学最强的队伍一样。

这一次,他是很认真地想要夺走赤司的呼吸。

虹村好像真的要从赤司那夺走什么一样,不管是言语上还是实际行动上。因为当他们转移到更衣室中间的长椅上的时候,虹村已经把赤司身上的外套剥下来了。

虹村的吻不间断地落在赤司的脖子和锁骨上。他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他的后辈在初中时期是多么可爱,现在又是多么漂亮(赤司从不承认自己可爱),接着又用极温柔的方式占有了他(和他年轻时的鲁莽完全不同),直到赤司在虹村娴熟的技巧下无意识地哭着求饶。

又经过一阵喘息和冲撞,两人都到达了顶点。一直到夕阳西下,赤司才恢复意识。

他刚刚把他的……什么东西,给了他的前队长。在一个更衣室里。在圣诞夜。

(赤司很确定,如果他父亲发现了这个,他一定会非常后悔当初带他参观了帝光。

但是,在前几年他做过比这更过分的事。)

令赤司懊恼的是(或者说愉悦),那不是虹村从他身上拿走的最后一样东西。

虹村拿走的东西越来越多,直到最后,赤司自己也不在意了。因为虹村用十倍的量还了回来。


fin.

 

 

原作者的note:其实我只是想写虹村前辈的强大和赤司饥渴的样子。我还在为虹村前辈没出现在ova里耿耿于怀。

 

译者的碎碎念:喝了两瓶酒,借着酒精把剩下的一半翻译完了。只是这么一点点肉渣,我翻来覆去改了好几遍,最终还是选取了比较保险的翻译方式,因为原文中的语句我也不是很确定到底是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orz(我也根本不敢问我的美国朋友lol)。今天下午我看了一篇虐甜虐甜的,应该算奇迹赤,你们想看吗?想的话下一篇就翻译这个~~但是很虐小队长!很虐很虐!当然结局是甜的啦。如果不想看的话下一篇就还是虹赤咯~~~

 

P.S. AO3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