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

[虹赤/翻译]Au Revoir(完)

授权见前一章

原作者:masi

原文地址:ao3

#二人交往同居设定,HE


 

简介:虹村要独自度过没有赤司的两星期



第二周


周日

 虹村躺在床上,左手握着他的性/器。已经午夜了,但是他无法入睡。他明天还得上班。那个该死的项目。他想起赤司潮红的脸颊,嘴唇微微张着,轻声念他的名字。修造。他吞咽时左眼闪烁的微光,他弓起脊背时滑落到锁骨间的汗滴,还有死死缠着他的身体,那么热,那么紧。


周一

 当数据分析组的松本气喘吁吁地冲进他办公室的时候,他才刚把完成的项目发给质监部。

“你还没听说?”她问道。

“怎么了?”虹村感到自己的脊柱颤了一下。自从赤司那条“到了”的短信后,她就没收到过任何对方的消息。他母亲今天早上还好,或者电话里听起来还好。他没问起他的弟弟。那小崽子正经历着青春期。他是不是又被同学欺负了?光太的脑子少了不止一根筋,他会不会脑子里想着漫画,结果直接走上马路被车撞了?

虹村深呼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坏消息一般不会这样到来。那个时候,噩耗是这么发生的:学校的秘书走进教室,跟他的数学老师耳语了几句,接着老师让他去校长办公室。校长让他先坐下,声音和蔼极了,然后她就告诉了虹村那个他基本已经确定的事实。

“电梯坏了。”松本一边说一边用手扇着风。“至少有四个人被困在里面。几分钟前我刚从里面出来。”

虹村松了口气,这个反应让松本皱了下眉头。“那太糟糕了,”他修正道。“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

他们一边往电梯走,松本一边给他补充细节。“你没觉得电梯其实很危险吗?”她说。“电缆可能突然断掉,然后bang的一声,你就挂了。”

这么死了倒也不错,虹村想。每次他想到他父亲,他都会想起对方向亲戚夸奖他在课业和篮球队的表现时那满脸放光的表情。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忘记父亲用微弱的呼吸和颤抖的嘴唇说出“好好照顾你妈妈”时的样子。

又过了十分钟,他们得知电梯平安到达了一层。里面被困的人都没事。大厅的员工都欢呼了起来。

他们一边往办公室走,松本一边说,“我今天下班还是要走楼梯。”

“这里可是九楼。”虹村说。

但他最终也选择了楼梯。他直接回了家,然后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对方有点惊讶他居然会想跟光太说话。这让虹村觉得有点愧疚。

他的弟弟问了赤司的近况,然后跟虹村说他需要钱。“当然是为了买鞋了,”光太解释着零花钱突然不够用的原因。“别人的鞋都特别酷炫,我的鞋都是老爷爷才穿的。你有钱吧,哥哥?求你了求你了。或者我也可以管征哥要!”

“你什么都不许管他要!”虹村骂道。“你又不打球,哪里需要买运动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加入的是艺术部。更何况你要穿校服,哪有机会穿酷炫的球鞋?”

他们最终达成了协议——周末去买鞋,光太不再跟妈妈要钱——然后对方就挂了。

他接着给赤司打了电话,一直打到他接起来为止。赤司的声音有浓浓的睡意。虹村说,“小混蛋,你为什么不联系我。”

“嗯……”赤司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咕哝。

“你在哪呢?”虹村在流利台旁的矮凳上坐下。

“在某个地方…皇后区…可能吧…”

一分钟后,赤司的呼吸声透过电话传过来,轻柔又坚定。虹村叹了口气。美国东岸现在是早上七点,赤司估计还要睡上几个小时。他现在应该挂断,然后给街角的泰国餐厅打电话订外卖。至少他知道了赤司没事。下周他们就可以聊聊了,面对面的。

但是他做不到。至少现在还不能。他把手机尽量贴近耳朵,听着赤司的呼吸声。十分钟后,他挂断了电话。


周二 

晚上七点,他关掉了电脑。再上三天班,周末他会去看他母亲和弟弟,然后赤司就会回来了。虹村已经请好了假,那天他可以早点下班。他不会去机场接他——他暂时还不想面对他父亲——但是他会在家和赤司见面。他们可以一起度过下午的时间。

他离开办公室走向电梯。昨天的意外发生后,电梯马上又恢复使用了。维修部的人给全公司发了封道歉邮件,保证电梯已经修好,再不会有问题了。他按了向下的键。

几分钟后,电梯门开了。虹村在进去之前,发现里面站着一个他很熟悉的人,一个此时应该在太平洋另一端的人。他揉了揉眼睛确保自己没眼花。他有可能还坐在办公桌后,等着电脑更新完毕。

“你要进来吗?”赤司问道,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虹村狠狠掐了自己一下。他确信此时此刻赤司正站在他面前。“当然了,”他说,“我要进来。”

他刚往前迈出一步,山田和松本就冲进了电梯,嘴里感谢着赤司帮忙停住电梯门。

他们站在赤司的两边,虹村不得已缩进了角落。而且,他们还把赤司礼貌的行为当作想跟他们聊天的信号。

“今天天气真不错,赤司先生,”山田一边说一边动了一下胳膊。他丑陋的公文包不小心碰到了对方。

“是的。”赤司回答。

松本调整了一下贝雷帽,说,“好久没看到您了,赤司先生!您人真好,还来看您的前辈!您父亲怎么样?”

 “他很好,谢谢,”赤司说着,连眉毛都没皱一下。

电梯在第五层又停了,几个人涌了进来。虹村又往角落里缩了缩。他想站在赤司旁边。他想让所有人都在下一层出去。他想把赤司打得一丝不苟的领带扯开,再把他的西装裤扒掉,把手环在他的性器上,然后再——

电梯又晃了一下。几个人看向楼层显示屏,不自觉地握紧了公文包和手机。电梯又晃了几下,才开始移动。

“咳咳,”山田看着虹村说道,“我们去吃晚饭怎么样?你不介意请你的同事和后辈吃个饭吧,虹村前辈?”他笑道,“就能力而言,我们都算是你的后辈,是吧松本?赤司先生,你应该听听我们老板对虹村的评价。一直夸他多么多么有能力。是吧,松本?”

“的确,”松本回答。“而且也是事实。虹村确实很努力。”

“抱歉,”虹村说,“拍我的马屁我也不会请你们吃饭。我今晚还有别的计划。”

赤司说,“虹村前辈在每一个他待过的地方都算是人才。”他看了虹村一眼,“请继续多多关照他。”

电梯终于到达了大厅。虹村等所有人都出了电梯,才转向赤司。“我知道,都写在你脸上了。现在是公众场合,收敛点,修造。”

“啊,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赤司,”虹村说。他俯下身,想快速地吻他一下,但是赤司躲开了。他拿起一把雨伞,接着走出了大楼。

虹村在后面跟着。雨越来越大,人行道上全是积水。赤司肯定把司机打发走了。每次他来接虹村下班他都会跟他一起走回家。赤司把伞往对方头顶挪了挪。昨天中午后气温骤降,而赤司连外套都没穿。

“你故意的是吧?”虹村一边说一边把西装外套脱下来,盖在赤司肩膀上。

“谢谢。”

虹村接过雨伞,很明显地感到赤司有点不对劲。街灯下的他看起来跟往常一样,穿着昂贵的西装,喷着古龙香水,但是他看上去比平时要安静。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虹村希望赤司的另一个人格不要在这种时候出来捣乱。

他以为赤司变得比以前活泼了,而且也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脾气和第二人格。当然了,赤司还是喜欢教训别人,打断别人说话,但是他已经不再说“违抗我的人就算父母也得死”这种中二的话了。而且他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对周围的事物感到兴奋,就像在帝光时一样。虹村觉得这些变化是因为赤司现在不打篮球了,他只下将棋,而他总是能赢,还有他从家里搬了出来。他现在不用再承受比赛的压力,也不用接受无休止的“只能赢不能输”的家庭教育。他现在要面对的是来自商界的压力,而现实生活要残酷得多,稍有不慎就会丢饭碗,无家可归,甚至进监狱。但是赤司只用承担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毕竟赤司征臣还没有把家族生意全部交给他。肯定是旅途中发生了什么。

虹村把赤司揽进怀里,说,“你还没说那个会议怎么样。还有婚礼。你怎么提前五天回来了?我倒不是在抱怨。”

“会议和婚礼都结束了,”赤司回答道。“父亲想早点回日本。就这样。”他抬起头看向虹村。“我回来的很及时,还赶得上参加你母亲举办的午宴。”

虹村绊了一跤。赤司抓着他的胳膊帮他站稳,说,“小心点,修造。这条路你都走过多少次了?”

“你为什么回去我母亲那儿?!”虹村把雨伞从赤司头上挪走。他都不知道他母亲还办了午宴这种东西。昨晚他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怎么什么都没提?

雨水浇在赤司身上,打湿了他的头发。水滴顺着他的鼻梁和脸颊滑下来,虹村想把它们舔掉,但是他得先吼完赤司再说。他不能让赤司觉得可以随时去他家,跟他母亲和弟弟处得很好,再去给他父亲扫墓。他们会越来越依赖赤司,会投入感情,等他和赤司分手的时候,他们会难过的。虹村再不想看见他们的眼泪了。

“我怎么了?”赤司皱眉。“我们几周前才去吃过饭。你母亲说随时都欢迎我来。她今天见到我也很高兴。她跟我说的。”

“你去干嘛?还有午宴是什么鬼?”

“哦。”他眨了眨眼睛,想把雨水弄出去。“其实还挺不错的。你母亲给她的读书俱乐部做了顿午餐,他们还讨论了这个月读的书。我虽然没有读,但是很认真地听了。轮到我的时候,我就谈了谈读历史小说、或者看历史剧的时候不应该用语言结构学,而应该用历史学翻译的方法。我举了几个你最喜欢的电视剧的例子。你现在在跟我生气吗?”

 “算了,”虹村叹了口气,把赤司重新拉回雨伞下。“下次去之前跟我说一声。”

现在阻止赤司已经没意义了。而且也不是个好主意。上次去吃晚饭的时候,妈妈不断给赤司夹菜,他看起来也很高兴。他可能没太享受过母爱吧。虹村知道失去至亲是什么感觉。每次他想起他父亲的时候,他的胸口就会疼,好像什么东西在挤压着他的心脏和肺。

“你爸怎么样?”虹村问道。“你航班迟到了,他有没有生气?开会你肯定也迟到了对不对?你父亲非常失望。他说,征十郎,你的行为配不上赤司家的人。然后他让你跟一个美国女孩相亲。还是日裔美国人?她怎么样?美吗,赤司?”

赤司靠近他怀里,回答道,“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修造。真令人失望。我以为你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们现在就得去超市。”

他们先去最近的服装店买了衣服,好让赤司把湿衣服换下来。接着又去了虹村最喜欢的拉面店,然后又去好几个超市逛了整整两小时,只因为赤司有“特定的”东西要买。“我们可以明天再去的。”回到公寓后,虹村把购物袋放上流理台。这是他第十次重复这句话了。

“拖延可不是好习惯。”

“经常迟到的人好意思说。现在过来这儿,你还没跟我好好打过招呼。”

“牛奶会坏掉的,”赤司回答。“我们得先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好。”

虹村在厨房的矮凳上坐下,胳膊交叉着放在台子上。他已经惯了赤司一整天了。他的裤脚和袜子还滴着水。

赤司问,“马上就好。你要不要吃点零食,亲爱的?”

“很好笑。给我点饼干吧。拉面很好吃,但是总感觉嘴里咸咸的。我很惊讶你居然愿意去那吃。”

赤司拿出一个盘子,放了三块饼干,然后把盘子推到虹村面前。还没等他转过身,虹村就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拉进怀里索吻。

赤司顺从地张开嘴,舌头滑进虹村嘴里。虹村太想念这个了。赤司的舌头舔过他牙齿背面,手指插进他发间,他感觉自己硬得像块金刚石。

他们跌跌撞撞地倒在了沙发上。赤司把他们的裤子和内裤脱掉,接着坐在了虹村的大腿上。第一轮结束后他们从客厅转移到卧室,这才把牛奶放进冰箱。

虹村醒来的时候是后半夜。他发现赤司裹着毯子坐在床角。“真的吗,”他咕哝着,伸手把赤司捞进怀里。赤司嘀咕了一句什么,眼睛还闭着。虹村拉了拉毯子,很快又睡着了。

直到闹钟响了他才醒过来。赤司已经起来了,穿着一件毛衣和一条平角内裤,正在iPad上敲敲打打。他的头发支楞巴翘的。

“早上好,”赤司说着,把iPad放在床头柜上。

“真的早。”虹村靠过去吻了他一下。“睡不着?”

“得倒一两天时差。”

“你的将棋下完了吗?”

赤司看着他,扬起了眉毛。“是啊,为什么这么问?”

虹村笑了。赤司是故意没下完的。或许是为了给虹村提个醒。“没事。说说婚礼怎么样。给我看看照片。我想看你穿晚礼服的样子。”

赤司亲了虹村一下,说,“晚礼服在我箱子里,我可以穿给你看。”

“很好。那在你穿的时候,我希望你把路上发生的不愉快全忘了。翻来覆去地想已经发生的事没有意义,对吗?”

赤司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虹村把他拉到枕头上,手指滑过他的鼻梁,吻上他的左眼皮。赤司呢喃着说,“我真希望路上有你陪我。”

“是吗?你一出家门就把我忘了。”

赤司的手指穿过虹村的头发。“抱歉没有给你打电话。我有点自私,但是一听到你的声音我会更想你。“

虹村很高兴,赤司还保留着一脸平静地说情话的习惯。他亲了亲赤司的眉间,鼻子,一路吻到喉结,“下次吧。”

“你保证。”

“嘿,”虹村舔着赤司的耳廓,一口咬上他柔软的耳垂,“你下次可能就不想让我去了。那要保证有什么用?”

赤司说,“我永远都需要你,修造。”

虹村以为他不会再为赤司的话脸红了,但是很明显他错了。这太过了。我永远都需要你。虹村感到自己的耳朵都要烧着了。他不记得有任何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这些话抚平了他这些天所有的焦虑。一瞬间,他感觉身上特别暖和,好像在寒冷的冬夜走了几个小时后喝了一碗他最喜欢的热汤。他太爱太爱赤司了。

“我也是,”他说。“我也离不开你。谢谢你,阿征。”

他知道语言永远没办法和行动相比,但是在赤司的眼睛里,在他滑过他脸颊的手指尖,他能感觉到赤司爱他。这就足够了。他把对方按进床垫里,又一次吻上了他。

当他看清床头柜上的闹钟时,他的手指正停留在赤司的内裤边缘。

“该死的!我迟到了!”

他从赤司身上弹起来,把毯子从腿上掀开。项目经理又要剥削他一整天了。下周一可以提前下班的许可估计也没了。他拿起手机给经理打电话,告诉对方他马上就到。

赤司坐起来,从后面抱住他的肩膀,吻了下他的脖子。“下班我去接你好吗?”他问。

“好啊,”虹村答道。“但是早点来吧,我想跟你吃午饭。”


fin.


又肝完一篇,撒花~~小预告,下一篇是黑赤,不过我还没开始翻译orz...估计在那之前会先把endurance发完。鉴于第三章比较虐,我会把第四章翻译完然后一起放出来。

想要评论(超小声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