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

[翻译/赤司中心]Endurance(完)

前文指路:chapter 1 chapter 2

授权见前文

#无cp向,纯友情

#私心打了all赤和奇迹赤tag

#WC决赛之后的故事。虐小队长,但结局是甜的,大概

原文:ao3

原作者:Harmony1379



简介:

赤司家的人不能输,只能赢。除了胜利,没有别的选择。

赤司征十郎输了冬季杯决赛。



Chapter3 On my own


   可笑的是,赤司抓得更紧了。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地松开了手指。桃井把手套拿开,轻轻地将他的手掌翻了过来。当她看见赤司手上的痕迹时,她倒吸了一口气。光是看着这些交错的伤痕,她都能想象到该有多疼。

   他们无法分辨打得有多重,因为这些印记都是很多天之前的了。所有的印记都打在了同一个地方,靠近他的手指。看上去光是用手拿东西就已经很痛了。根据痕迹的形状来看,很明显使用的工具是皮带。 

   伤口下面隐隐能看到血丝和嫩肉,向他们展示着伤口是如何一次又一次绽开(身体上的疼痛提醒着所有人,赤司还有另一处每天都要撕开的伤疤——)。伤口周围的皮肤不是很肿,但是仍然很红,看起来碰都不能碰一下。

   奇迹全员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这肯定很影响你每天的生活。”黑子说。

 “你可以给自己上药吗小赤司??如果伤到了骨头该怎么办?!”黄濑尖叫着,惹得所有人都看向他。

 “不会的,我保证。我父亲只是想惩罚我,不是废了我的手。”赤司向金发的队友安慰地笑了一下。

   而且想让我深深记住我的第一次败北。他在心里默默加上一句。

“有些父亲就是,能把他自己儿子逼上绝路。现在我理解为什么你看起来总是不高兴了。无意冒犯。”青峰咕哝着,他看着赤司的手,好像上面的伤痕也让他疼一样。

   桃井似乎想斥责青峰,但是她没有。可能她觉得青峰说的没错。

 “注意你的语言。你分辨不出来这里不适合说这些吗?”绿间推了推眼镜。青峰不屑地“切”了一声。

“我同意,我们还有今晚一整夜的时间。我们晚上再谈论这个吧。”黑子建议道。

   听到他们终于要结束这个话题,赤司几不可闻地松了口气。但是当他的神经马上又绷紧了。当然了,他怎么能忘呢。

   冬季杯结束后,如果有机会(比如像现在这样他们都在东京的时候),桃井就会建议所有人一起过夜,就像帝光的训练营那样。

   黄濑还有模特的拍摄工作,再加上赤司的手,没人想去打街篮,所以他们就先分开了。赤司从没用过这么可笑的理由解散队伍,但他也只能接受。他知道到了晚上,还有更多更详细的问题等着他。

   今晚注定不会好过了……

   你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收拾。

   赤司被脑子里的声音震了一下。好极了,现在连“他”都要怪他……

 

   赤司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私人物品,准备出门。现在是晚上七点半,他要去黄濑的公寓和所有人集合。当然,今天的惩罚已经结束了。一会见到绿间,他打算问问今天射手座的运势排第几,因为他的运气真是“太棒了”。

   赤司走出家门,发现一个很高的人正倚在电子门旁边,手里拿着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美味棒。

 “紫原。我不知道你在等我。”赤司没打算掩盖自己的惊喜。

 “嗯~因为顺路嘛~”

   紫原懒散地说着,这才把身体挺直。

 “我很高兴,但是你不应该在这么冷的天里在外面站这么长时间。你的肌肉会变得僵硬。至少你应该告诉我,我可以让你进来等。”

 “抱歉赤仔~但是在中学的时候我就经常这样等你嘛~而且你从不迟到,等一下也没关系~”

   赤司勾了勾嘴角。他很怀念紫原等他一起吃午饭的日子。对紫原来说,耐心等待肯定不容易,但是他也没有冲上去按他的门铃。赤司刚才没注意到,现在回想起来对方不经意的小习惯,他还是挺感动的。

 “抱歉赤仔~没经过你同意就跟他们说了。”

   赤司无奈地叹了口气。

 “没关系,他们已经注意到了,藏也没意义。抱歉我之前吼了你。”

 “好像我总是在麻烦赤仔~”紫原嘀咕着,赤司花了几秒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哦?没有没有,紫原,不要这样想。我们当时都有自己的问题。我只是碰巧,把坏情绪全发泄给你了。”

   尽管他得承认,紫原当时挑衅他的行为确实让他差点失去理智。他以为紫原是最不会违抗他的那一个。但是赤司并没有怪过他。毕竟,在那之后紫原也没有再这么做,不像其他人……

 “是啊~我很惊讶赤仔还让我进去~我知道他们让赤仔受伤了。但是他们大部分时候神经都很粗,你别往心里去~”

   哦,他记起来了。在赤司接受惩罚的时候,他没有让他进来,但是紫原不可避免地听到晚餐时比赛视频的声音。他记得那一声声呐喊,回荡在寂静的房子里,以及赤司是如何一口口吃下他少得可怜的晚饭。紫原很清楚味同嚼蜡是什么感觉。

 “紫原,我没有受伤。我只是不想他们可怜我罢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下这一切,向前看。”

   很好,这句话听起来非常有说服力。紫原耸了耸肩,看起来相信了他的话。

 “好吧~如果赤仔这么说的话~”

   赤司知道紫原根本不相信他。说实话,如果那天晚上是另一个队员来敲他的门,赤司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开门。

   但是,这两个人都没有戳穿这个谎言。一个是懒得指出来,另一个则是倔强地不愿意承认。赤司觉得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俩的关系这么好。

 

Chapter4: Us


 “三,二,一!生日快乐!!!”

   赤司打开门的一瞬间,迎接他的就是祝福他生日快乐的欢呼声。他正弯下腰准备脱鞋,手还是冰冷的。多亏了紫原站在他右边,才让那些彩色的纸屑全落在他脑袋上。哦,黑子站在他左边。

    站在他面前的那几个五彩缤纷的脑袋全戴着生日帽,桃井手上还捧着一个同样五颜六色的蛋糕。蛋糕上的蜡烛是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估计是为了给他个惊喜所以提前把灯都关掉了(赤司还奇怪为什么窗户是黑的)。

   惊喜奏效了。赤司愣了好几秒,接着才感觉什么东西在他身体里破土而出,几乎让他笑出声来。

 “谢谢你们。所以这个惊喜是为了什么?”

   尽管赤司很感激,但今天的确不是他的生日。

 “那个,赤司君,我们知道你生日在上周,但是难得大家都在,我们想为你做点什么。一个迟到的生日派对也算吧?”

   桃井把蛋糕举到赤司面前,他这才看清,蛋糕明显是手工做的,上面有各种颜色的糖霜写的祝福的话。彩虹色的“赤司生日快乐”旁边,还有一对黄色的眼睛,几个粉色的爱心,一个浅蓝色的篮球,还有绿色的将棋,还有一些辨别不出来的字迹。

    以及他什么时候戴上了生日帽?

  “当然了,我很感动。谢谢你们。”赤司脸上露出了最真诚的笑。

  “来吧小赤司!趴体才要开始呢!”黄濑把所有人都赶进昏暗的客厅,又把墙上的挂着的装饰灯点亮了。他们围着桌子坐下的时候倒是花了点时间,因为…

  “好多气球…”赤司小心地绕过客厅地板上成堆的气球,心里想着这大概是他有过的最俗气的生日派对。

  “啊哈哈,我们今天下午才有了这个想法,所以时间有点赶。差点都没开成呢。”金发少年挠着头。

    所以它们才派了紫原来“护送”他…他们还去了五家便利店就为了找他最喜欢的美味棒口味。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

 “是青峰君和绿间君的主意。我没法阻止他们。”黑子说。赤司冲绿间挑起了一边眉毛。

 “什么?!别看着我的说!如果不是这个蠢货的话这些气球应该挂在墙上!”

 “啊?我为了吹这些气球肺都快炸了。感恩点好吧?”

 “我们本来应该把它们系在一起的说!”

 “气球很好。看样子你们装饰得也很开心。我们现在可以开灯了吧?”

 “呃呃,你得先许愿然后再吹蜡烛!快点啦小赤司!”

 “对啊赤仔~快点许愿吹蜡烛,我们来切蛋糕吃~”

 “那好吧。嗯…我许好愿了。一,二,三。”

   蜡烛熄灭了。

 “快点!!!!”黄濑,桃井和紫原一起喊道。赤司自己也跟着他们拍起手来。

   太幼稚了。赤司自己也没发现,他的嘴角正微妙地上扬着。

   紫原是第一个把手伸向零食的。他接着切了一块大蛋糕移到自己的盘子上。

 “来赤仔~你比我上次见你更白更瘦了。要多吃点才行~”

   肯定是因为晚餐吃不下…

 “我有东西想给你的说。”绿间好像鼓起了所有勇气,突然对赤司说道。

 “哦~~~礼物时间吗小绿?没想到你居然会准备!”

 “绿间君,这不公平,你应该告诉我们的,我们都没准备。”

 “就是啊!我们都在忙着准备趴体,就你一个人偷偷去买了礼物!”

 “笨蛋,不是买的!是从家里拿的。”绿间快速在包里翻找着。

 “在这。”过了一会,他从包里拿出四卷白色的布料。

 “这是…纱布?”赤司暗自庆幸了一下。他很怕绿间拿出来今天射手座的幸运物之类的东西。

 “噢噢!好贴心的礼物啊!”

 “呜哇~绿仔突然变得这么细心了~”

 “作为医生的儿子,我非常不赞成你处理手上伤口的做法。”

   黑子炸了眨眼。“绿间君,赤司君用了医用绷带,还不够吗?”

 “擦伤和开放式伤口不能这样包扎的说。就算你想掩盖,也得用正确的方式。这种绷带可以给皮肤降温,能起到杀菌和加快愈合的效果。我特意问了我父亲,应该不会错的说。”

 “原来如此~我都不知道绷带还有这么多种。医生的话肯定不会有错啦,而且我们得快点让你的手恢复~”

 “我也觉得。谢谢你,绿间。我会好好用的。”赤司真诚地道了谢,从绿间手中接过了绷带。

 “赤司君,我想现在给你换绷带,可以吗?”桃井盯着绷带看了一会,充满期待地问道。

   红发少年看了眼身边人期待的目光。

 “那就太好了。不好意思。”赤司慢慢地说,向桃井伸出了手。

   桃井轻轻地把他手上的绷带解开,所有人都诡异地沉默着(对赤司来说气氛有点沉重)。她把一卷绷带缠上他的手掌,动作轻柔地好像对待一个易碎的玻璃杯。

 “赤司君,你每天都怎么上课训练呢?这是你的右手,肯定很不方便吧?”

   黑子似乎看出了赤司的不自在,开口问了个问题想让他不那么紧张。

 “有点麻烦,但不会太碍事。我会尽量避免更多的伤害。”

 “那篮球呢?”青峰唯一关心的就是这个。

 “还好,因为我是后卫,比起接球还是传球更多。所以还可以忍受。”

   考虑到这个,他知道父亲还是想让他在安全的情况下接受惩罚。是他可以接受的程度,但是有点烦人。比起每下皮带抽在手上的尖锐刺痛,还是平时生活不小心碰到伤口带来的钝痛更令人难以忍受。

    所有人都说他父亲的惩罚太冷血,但赤司倒不这样认为。他很惊讶,他父亲明明说过只有他一直赢下去,站在顶端,他才可以打篮球,但在他输了之后,父亲并没有不许他继续这项运动,只是给了他一些提醒。而他父亲以前从不会违背自己说的话。说实话,他还觉得父亲一定会强迫他退部,他甚至连反抗的办法都想好了。

 

  “赤司君,”黑子把他从沉思里拉了回来。赤司看到自己的手已经被包好了,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怎么了,黑子?”

  “我还是要说,我不后悔在冬季杯上打败你。我觉得这是必要的。”

    黑子的表情很坚决,但他轻轻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他。赤司直视着他的眼睛,能看到里面有一丝愧疚。

  “当然了,黑子,我知道你不会的。”赤司温柔地笑起来。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

  “但是,作为朋友,我没有注意到你的情况和你的挣扎。我应该早点意识到你的不对劲,但是我没有。所以,我很抱歉。”

 “我们也是的说。”绿间推了推眼镜。

 “我确实想让你体会败北的滋味。但并不是跟别人一起为你的失败欢呼。作为曾经的队友,这是背叛,很抱歉让你有了这种不愉快的经历。”

   赤司很惊讶绿间的坦诚。或许秀德真的改变了他。

 “对不起,小赤司。那一瞬间我什么都没想。现在回想起来,你肯定觉得很糟糕吧…但是我真的不希望你被你爸的话影响!你对队友的选择没有错!”

   黄濑的上半身已经越过了桌子,看上去像是要扑到赤司身上一样。

 “没关系。我理解你们当时的举动。作为队长,我没有起到凝聚队伍的作用。这也算是对我的惩罚——”

 “啊,我宁愿你冲我们发火,也别说这些蠢话。我们不该那么说的,你很清楚。别弄得好像都是你的错一样。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翘掉训练的。”青峰生气地打断他。

 “阿大说得对。赤司君,不要让我们更内疚了!你已经接受了你不该接受的惩罚!”桃井抹着眼泪说。

 “…那,我接受你们的道歉。桃井,我没事,别哭了,你知道这会让我更难受。”赤司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他还不知道把女孩子弄哭后该怎么办。

 “是的,桃井同学,这是赤司君的生日趴体,我们应该高兴点。”

 “啊,对不起,我就是觉得我们应该多帮帮你。但是你在京都…”桃井用面纸擦了擦脸。

 “没关系,就算我不在东京,我的队友也知道怎么帮我。”赤司笑着说。

“哦哦哦!说到这个,你洛山的队友知道这件事吗小赤司??他们已经注意到了吧??”

“是的,毕竟瞒不过他们,而且也会对训练造成影响,所以我就说了。”

“那大家都会照顾你的吧?”黑子问。

“嗯,不只是照顾。他们把前一年的笔记都给我了,这样我可以少写点字,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拒绝。实渕前辈是最难搞定的。只要他在身边我就什么都做不了。尽管我很感激他,但是我也不想要特殊对待。”赤司皱了皱眉,然后奇迹问题儿童罕见地看见了队长幼稚的表情。

 “嘿嘿~赤司君总是这么忙,偶尔宠着赤司君感觉也不错呢~”桃井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的胳膊,脸上出现了一点红晕。

   …宠着我…吗?

   赤司笑了。

 “这样的话,就请宠坏我吧。”

 

   剩下的夜晚就在玩游戏中度过了。有很多东西是赤司从不被允许做的,比如唱卡拉ok(他怀疑这根本不能叫做唱歌),凌波舞(对,就是凌波舞)。而且其他几人觉得既然以前的赤司回来了,那就算往他脸上抹蛋糕也不会被斥责(也确实是这样)。

    赤司觉得最令他放松的游戏应该是“狼人杀”。他们互相依偎着躺在床单下,围成一个圈。说实话,他没打算那么吓人的,但也许是太放松了所以玩得有点过。但赤司还是觉得黑子比他更吓人。他简直就是撒旦化身。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黑子的才能在球场以外的地方展现。

    所有人都想继续疯下去。赤司和绿间不得不在快凌晨两点的时候喊停,把已经哈欠连天的几个人赶去睡觉。桃井一个人住在客房,其余六个人一起睡在黄濑的房间。

    在紫原和绿间中间躺下后,赤司才终于有空回顾一下今天发生的事。他还是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么…多愁善感的场合。现在跟他走得最近的就是实渕前辈。但是前辈和朋友是完全不同的,尤其是他们几个,尤其是在一切发生后,他本以为他们再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或许是他自己的原因,是他太自私了,不愿意原谅他们,不愿意让他们再接近。尽管赤司的理由也很充分,他也不需要这样做。或许他只是害怕他们会伤害他,所以他先出手伤害了他们。也或许每晚重复看那场比赛,的确对他造成了影响。

    尽管赤司不愿意承认,但他确实被伤到了。

 

    承认得够晚的。


    又是“他”。赤司叹了口气。


    你今天格外吵。


    哼,好意思说。


    换你来?


    这从来不是我能决定的,是你的意志力的问题。别让我为你的软弱买单。


    我们每次吵架的时候你的头不疼?


    这就是第二人格的好处。

 

    赤司用胳膊盖住了眼睛,好像遮住眼睛就会屏蔽脑子里乱麻一般的思绪。他把手机从枕头下掏出来,打开了未读信息。赤司盯着屏幕看了一会,照片里他被几个少年围着,脸颊额头上都是奶油,有一些还沾在了头发上。他都不知道自己还会那样傻笑。

    照片下是桃井的信息:“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赤司君晚安!生日快乐!~”时间是半小时前。

    赤司知道现在他脸上就是屏幕里的傻笑。但是谁说赤司征十郎是永远完美优雅、沉着冷静的王子呢?肯定不是他自己(这样的形象也够油腻的)。

   一只手突然从身后伸过来,抢走了他的手机关掉了。接着他听见一句几乎听不到的咕哝声。

 “喂,快睡觉。如果你打算因为脸上的奶油杀了我,我有视频证明是你允许的。”

 “…你是说抹完之后又问的吗?”怪不得听不见呼噜声,赤司没想到青峰居然是唯一还醒着的那个。

 “嘿,那时候已经一团糟了。老天,你怎么能分辨出来谁是谁的手??”

 “我只认出来你的。”

 “啊?为什么?”

 “要认错你的肤色很难。”

 “…可恶。早晚要收拾你。”

   赤司笑了起来。

 “你也晚安。”

 “啊啊…生日快乐。”

 “谢谢,青峰。”赤司彻底放松身体,渐渐陷入睡眠。所以他们最终没有抓着他问东问西。赤司承认,他没指望今晚能这么平静。

   明天还要和他们去滑冰。还是早点睡吧。


fin.


My baby Akashi deserves all the love in the world.

说起来,我自己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无cp向的赤司中心文,不过真的很少。下一篇还是虹赤!因为masi太太的文笔太好了,我又回去翻了她的余粮,看到两篇很喜欢的,跟au revoir是同一个时间线,敬请期待~~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