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

[虹赤/翻译/短完]弹钢琴的手指

[虹赤/翻译/短完]弹钢琴的手指

原作者:masi

原文地址:ao3

#跟au revoir同一个背景,时间在那篇之前

 

简介:虹村不知道为什么赤司这么喜欢看绿间弹钢琴


   晚餐后,绿间在那架巨型钢琴前坐下,然后开始演奏。虹村觉得有点傻。明明就有60英寸的液晶屏幕和超棒的FIBA篮球赛可以看,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取悦宾客。他们又不是活在维多利亚时代。但是赤司的眼神却突然变得温柔又多情,连带着虹村也有点被吸引了。他一边喝着茶,一边沉醉地在轻柔的旋律里。


    绿间开始投入到演奏中,手指用力按着琴键,头随着节奏轻轻摆动,就像那些无聊的教育频道里的钢琴家那样。他的手飞舞在黑白相间的键子上,眼睛半闭着,看上去和音乐会上穿着燕尾服演奏的钢琴家一模一样。虹村不明白怎么会有四十岁以下的人愿意去听那种东西。他看向赤司,觉得对方的想法肯定跟他一样。但是当看见赤司脸上的表情时,他手里的茶杯差点打翻了。


    当你男朋友就坐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不应该对着另一个男人露出那种着迷的、黏糊糊的表情。虹村想要发出抗议,但是面前的茶几上就摆着两只勺子。尽管赤司的暴力倾向在过去几年有所改善(他已经快和在帝光时一样可爱了,那时候他还管他叫“虹村前辈”,还对他用敬语;真的,他是个特别可爱的后辈),但是如果他敢在此时打断赤司欣赏音乐的话,对方说不定会用疼痛让他记住教训。他决定等绿间弹完再说。


    最后一个音符也消失在香草味的空气里。绿间在钢琴凳上转过身的一瞬间,虹村就对赤司翻了个白眼,“真的吗?我以为在帝光时你只喜欢过黑子来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赤司扬起了一边眉毛,“你在说什么,修造?”然后,他的音量提高了一点,“刚才弹得太棒了,真太郎。你都是什么时候练习的?”


    绿间没掩饰住得意的笑,他用手指推了推眼镜。“早上我会练一两个小时,如果医院刚好不是我值班的话。”他说。“我本来不想在这放架钢琴的,但是我妹妹坚持要买,说让我偶尔弹给她听。”


  “有真太郎这样的哥哥真好,”赤司评论道。“这么忙,这么成功,却还有时间弹钢琴。”


    很明显,赤司就是在生气虹村错过了他上一次将棋比赛。不然没有其他的原因可以解释他的行为了。但是说真的,赤司到底要他看多少次比赛?而且他本来打算去的,结果公司的数据库出了问题,所以他整个周末都在忙这个。再说,看将棋比赛也就比看厕纸广告稍微有意思那么一点。


  “绿间,”虹村大声说,“我们应该多聚聚。下次打篮球怎么样,希望你还记得怎么投篮。”

 

 

     虹村从第二天的早餐判断,赤司应该已经原谅了他。赤司买了他最喜欢的那家餐厅的西式早餐。在餐桌正中央,就在咖啡壶和可丽饼中间,还放着一个插着新鲜玫瑰的玻璃花瓶。厨房的流理台上,iPad正播放着轻柔舒缓的音乐。赤司倚在阳台门上,慢慢地啜着一杯咖啡。他穿着一件蓝色的和式浴衣,腰间的带子松垮地系着,露出一大片白嫩可口的肌肤。


    虹村看见玻璃门上反射出的赤司的笑脸,“早安,睡得好吗?”


  “嗯。”虹村走过去,一只手搭在他肩胛骨中间。赤司有一张漂亮的脸蛋,但是他的背影也丝毫不逊色。他肩膀的线条,脖颈上方的红发,这些都是虹村的最爱。


     他伸出舌头,在对方优美的脖子上画了一个爱心,呼吸间都是赤司洗发水的香味。然后,虹村发现现在正放着的曲子就是宴会上绿间弹的那首。


   “搞什么鬼,赤司?!”虹村抗议道。他拿起iPad,看到画面上是一个正在演奏的钢琴家。不是绿间,但是跟绿间一样有着修长纤细的手指。虹村按下了关机键。


   “好吧好吧,下次你将棋比赛我会去的!”他说。“你可以不用假装你喜欢绿间了!”


   “没必要这么大声,”赤司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而且我也不喜欢真太郎。我会看那个视频只是因为我喜欢看别人弹钢琴。”


     那一瞬间,虹村希望自己当初能多花些心思在钢琴课上。他的手指不像绿间那么细,但是也很修长。小时候,他妈妈曾送他去上过钢琴课。但是老师很快发现他没有天赋。学了一个月,他还是分不清大调和小调,升音和降音。最终老师主动提出把钱退给他,让他别再来了。


     赤司坐在玫瑰旁,看起来有点难过。虹村突然就有些内疚。他不应该这么急着下定论的,他得想个办法补偿一下赤司。现在他能做的只有把对方吻到什么想法都没有,然后再一起吃早餐。


 

   “钢琴演奏会?”赤司的眉毛因为惊讶过度而挑高,都快消失在他刘海里了。


   “对。既然你那么喜欢看别人弹钢琴。”


     虹村把这两张花了他一个月工资的票交给音乐厅的工作人员,对方指了指身后的大门。他走到一半,才发现赤司远远地落在他后面。


   “怎么?”他问。


     赤司的眉头皱了起来。“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我们要去演奏会?”


   “这叫惊喜。”


    “只有惊,没有喜。”赤司指了指他的红衬衫。“我没有穿合适的衣服。”


      虹村不敢相信他的耳朵。“笨蛋,我们都打了领带。我们还非得穿得跟他们一样吗?”他朝大门的方向点了点头。有几个人的穿着确实很讲究,都是西装和礼服裙(好吧,或许他也应该系一个领结),但是其他人的品位都十分有待提高。


    “我们又没穿牛仔裤,对吧?你的裤子很适合。而且我也告诉过你要穿得好点。不听话是你的错。”


      赤司动了动领带。“我以为我们要去什么高级餐厅吃晚餐。”


    “你应该多相信我一点。这种地方我也可以带你来。”


      赤司叹了口气,踮起脚调整了一下虹村的领带,把衣领往下翻了翻,然后舔了下手指尖,用唾液充当发胶,把他的头发定了个型。是有点恶心,但同时也很性感。


      赤司把手放在虹村胸前心脏的位置,“我关心着装的唯一原因是我不想引人注目。下次,记得提前告诉我。还有,”他笑了下,“谢谢,你太贴心了。”


      虹村跟在赤司后面进了演奏厅。他们的位置在第三排,是“最好的位置”,反正网站上是这么写的。这一排比舞台稍微高出一点,但是离得又近,不用伸长脖子也可以看到演奏家。


     有几个观众确实把目光投向他们这边,但那也可能是因为赤司火焰般的红发还有异色瞳,倒不一定是因为他们没穿西装外套。赤司直勾勾地盯了回去,直到对方把头转回去才罢休。灯光暗了下来,他把手放在虹村的手上,交缠住对方的手指。


     演奏家进场就坐了。今晚的钢琴家特别有名,但是虹村记不住他的名字,也压根懒得翻节目单。只要赤司对表演满意,这钱花的就值。


     轻柔的音乐声响起,赤司看上去心情不错,一只手还握着他的,另一只手肘曲起来支着下巴。他以前也用这种专注的眼神看着虹村。在帝光的时候,还有后来赤司决定重新介入他生活的时候。


     高中第一次冬季杯之后,赤司出现在他家门口,问候他的家人,还说想和他打篮球。他在学校放假期间从京都赶了过来,只为了和他打球。虹村没法拒绝他,不光是因为那句“虹村前辈,我想练习怎么灌篮,你是我知道的最好的前锋。”问题是,赤司征十郎在球场上是个发光的存在,不管是在体育馆明亮的灯光里,还是在街头篮球场昏黄的路灯下。虹村可以一整天,什么都不干,只看赤司打球。


     当赤司从洛山毕业去国外念书后,他非常想念他,非常非常想念。但他们还会通过短信电话联系,偶尔也会见面。四年后赤司回来了,给了他一个绵长而窒息的吻,接着就问他要不要搬来一起住。他选了一个虹村公司附近的公寓,这样可以不引起太多怀疑。


    赤司的父亲还没表示过异议。那个男人估计觉得这安排是他儿子高尚的表现,就好像,看,我儿子多么善良,帮他前辈节省交通费。又或者(很有可能),赤司征臣什么都知道,只是懒得管而已,直到他给赤司找到一个合适的未婚妻继承家业。


    反正,他们现在还住在一起。虹村偶尔会想,为什么赤司还没让他卷铺盖滚蛋。但同时他也很感激,每天晚上都能听见赤司说“ただいま”[1]。虹村并不打算问“为什么选我不选别人”这种愚蠢的问题,但是他隐隐感觉到,这是因为赤司的压力太大,而他是赤司生活中唯一不变的定量。不管原因是什么,虹村都要维持好现状。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一个美妙的春日夜晚,坐在黑暗的演奏厅里听着雄壮的摇篮曲,竭尽全力不让自己睡着。

 

    中场休息的时候,赤司站了起来跟他说,“第一节不错。但我觉得我们可以走了。”


   “什么?”虹村掐了一下自己。“你开玩笑吗?我费了好大劲才搞来这两张票!”


   “有另一件事我更想做。”


   “你不喜欢这个钢琴家?看不清他的手指?或许我们可以上去——”


   “修造。”赤司拉起了他的胳膊。“跟我来,求你了。”


     他跟着赤司除了大厅,回到了车里。赤司钻进驾驶座,开始朝着公寓的方向开。“至少先吃个晚饭吧?”虹村觉得有点烦躁。


     他不是不喜欢跟赤司呆在家里。他们很少会在十点之前下班,但是回家之后两人也不会一起做什么。赤司往往会跟自己下棋,他会选择看电视。要么就是做点清洁工没干完的家务,比如把洗好的衣服收起来或者付账单之类的。


    “我们可以吃晚餐,”赤司回道,但是他把车子开进了一个公园,然后从后备箱拿出一个篮球。


      虹村偶尔会跟老队友们来场一对一,但是他已经至少一年没跟赤司打过球了。他说,“你就是为了这个放弃演奏会的吗?阿征,你今晚很奇怪。”


      他们去了一个街头篮球场,离公园停车场只有一个街区。这个球场跟他们公寓旁边那个没法比,但是街角昏黄的路灯让虹村想起之前在帝光的时候,他们会在训练结束后找一个这样的球场接着打。他一边笑,一边卷起了袖子。


   “来吧,放马过来,”他说。


     赤司松了松领带。他的眼睛在放光。当他开始解衬衫扣子的时候,虹村感觉自己有点口干舌燥。


     正当赤司打算解第三个纽扣的时候,一帮少年也来到了球场上。赤司的动作停了下来。这帮男孩的眼神从赤司慢慢挪到虹村身上,表情很是警觉。


   “喂,”虹村说,“滚远点,我们在比赛。”


     个子最高的那个冷笑了一下。他估计是队长,因为所有人都围着他,“你们两个?大叔还打什么篮球?老年篮球吗?”

 

     虹村觉得很遗憾,为什么揍别人家的小孩就是犯罪而不是合理管教。赤司的语气很礼貌,“多么高级的词汇。现在的孩子真是一代比一代聪明了。”


   “你们两个最好把场子让出来!”另一个下巴上长满青春痘的男孩说。他往地上砸了一下篮球,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不好惹。


     在虹村开口之前,赤司说,“我们来场比赛吧?第一个得十分的人就可以用这个球场。”


     他们有五个人,而其中的三个都比赤司高。虹村不喜欢临阵脱逃,但打一场必输的仗也没意义。但是接着,赤司抬头冲他期待地笑了一下,好像他很确定他们一定会赢。

   

   “啊,好吧,”他说。“别吓得尿裤子,小屁孩。”他把领带接下来塞进了口袋里。


     那帮孩子嚣张地笑了起来,说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赤司低声说,“让他们得三分,然后别再让他们得分。”


   “了解。”


     他们决定采用一分和两分制,失分的一方获得球权,接着比赛开始。这帮少年球技不错,虽然远远比不上奇迹的世代。基本上除了投篮的队长以外,其他几人都能轻松拦下。在那个高个子男孩灌了第三个篮之后,虹村把球传给赤司,然后他听到对方说,“你们再也得不了分了。”现在他的语气冷酷极了,再也没了之前的礼貌,其中一个男孩瑟缩了一下。


     虹村悲哀地发现,赤司的投篮技术没有以前好了,但是他的传球依然很棒。虹村稍微勉强了一下自己,也成功地阻止对方继续得分。比赛结束。那个满脸青春痘的男孩似乎准备好跟他们打一架了,但是队长和其他几人都沉默着,这已经算是赞美了。


    

“还不赖,”赤司说。“实际上,看在你们只有一点点失望的份上,球场归你们了。修造,走吧。”


    “这是最后一次,”他们往停车场走的时候虹村对赤司说。“我们以后绝不能再跟一帮健康成长的青少年起冲突。”

 

    “你太棒了,修造,”赤司的眼睛里全是赞美的神色。“我好久没看过你打球的样子了。”


    “拍我马屁也没用。我现在浑身酸疼,我需要按摩。”


    “没问题。”


      回到车里,赤司举起虹村的右手,慢慢地吻着他的手指,他灼热的呼吸喷在他指尖,弄得他心里痒痒的,虹村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为了再次确认,他问道,“所以,你还是最喜欢我的手指,对吗?”


   “它们拿着篮球的时候看上去特别有魅力。”


   “我给你展示一下它们在别的地方的魅力怎么样?”虹村的一只手摸上了赤司的大腿。


    “等不及了。”赤司揪着虹村的衣领把他往前扯了一下。“而且,回公寓之后我还想再来一次。”

 

fin.


日常的小甜饼一发~这两天朋友来找我玩,所以都没空更新。下一篇还是粗长的虹赤,算是ao revoir系列的最后一篇。

 


[1]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