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

[all赤/翻译] Ephemeral

原文地址:ao3

原作者:simply_average

授权图:

#奇迹+虹村/赤司




 

//

黄濑凉太的脑子不算特别好用,某些方面甚至可以用“白痴”来形容,但他对自己的感情问题却看得很透彻。


所以,当黄濑看到他的队长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带球上篮后,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赤司的动作轻盈得像一只猫。他抬起头,看向黄濑的方向。黄濑感觉自己的脊椎都因为兴奋而产生了过电般的酥麻感。


赤司冲他笑了一下,温柔又带着点迟疑。结果是,黄濑凉太,17岁,成为了被赤司俘获的第一个人。




//

绿间真太郎有着良好的教养,举手投足间都遵循着传统日式礼仪。尤其是他这个年纪的少年应该有的坐姿。


他知道赤司的坐姿。一条腿随意晃着,另一条腿舒服地蜷在身前。这绝不是个合适的坐姿,他不应该觉得这个姿势很好看,绝不。


“绿间。”赤司的声音像低沉的小提琴,很好听。绿间自己正经历着变声期。


 “赤司,”绿间的脸轻微地抽搐了一下。他的声音有点抖,表明他现在很是不自在。


 “要不要跟我下一局将棋?”赤司的嘴角弯了弯。绿间知道,这场比赛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输了。


他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困扰的样子,坐在了赤司对面。


他输得很惨,但绿间觉得这次失败情有可原,毕竟他的暗恋对象就坐在对面,他也不指望自己能多集中注意力。


绿间微微地笑起来。他看见赤司像猫一样蜷缩在长椅上,看样子是想打个盹。他的司机今天来晚了。


不,这一点都不合乎礼仪。但正是因为这样,绿间才觉得他这么,这么美。

 




//

青峰是个很好懂的男人,他的品位非常单一。


他喜欢妹子,尤其是大胸妹子。


他不喜欢专横的,自负的矮子,觉得自己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礼物的那种。


所以,他为什么会那么着迷地盯着红发少年锁骨上的汗珠?


“青峰。”那个红发少年喊了他的名字。青峰愧疚地把目光从自家队长漂亮的脖子移到他更漂亮的脸上。


“你来帮我拉伸。”赤司对他说道。青峰觉得肯定有人特别恨他,因为这个请求就像提前的圣诞礼物和定时炸弹的结合体。


青峰点了点头,朝他的性幻想对象走过去。拒绝会显得更可疑。


赤司躺在地上,看了他一眼。青峰几乎是瞬间就被眼前色情的景象点燃了。


不用说,那天最终没有拉伸。






//

紫原喜欢吃。


他特别喜欢吃东西,但他不喜欢训练,因为训练会出一身汗,他还会觉得头晕,反正就是糟透了。


所以当紫原宣布他讨厌篮球部的时候,没有人觉得惊讶。因为篮球部意味着两件事他最讨厌的事——训练,还有不能吃零食。


但令人惊讶的,是他对篮球部部长近乎痴迷的喜爱。


他应该讨厌那个红头发少年的。他总让篮球部训练变得像地狱一样。但是紫原连一丁点这样的想法都没有。赤司总是对他笑,在他零食吃完的时候给他补货,还允许紫原揉他的头发,他明明都不许别人碰一下他的身体。赤司总是在他身边,一直都是。


紫原差不多要和喜欢零食一样喜欢赤司了。


但是,他偶尔也会想赤司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如果他真的能尝到那美味的话,很有可能赤司会取代他最爱的零食。




 

//

黑子哲也的一生,都在被别人忽略。


倒是没人说过他没用,因为他存在感太低了,低到别人根本不会发现他“没用”这件事。


也没有人告诉过他他很有天赋,可以帮助别人的那种天赋。


因为这一点,他永远都感激赤司。


“来回跑!”他的队长喊道,整个一军立刻执行了他的命令,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真的很神奇,这个红发少年,明明是跟他一样的年级,却有这么多成就,而他自己——


“黑子,别吐!”绿间的警告太迟了。黑子已经把他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赤司叹了口气,朝黑子走过去。黑子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觉得自己已经快折成两半了。


“黑子,你已经到极限了。今天回家休息吧。”


黑子虚弱地点了点头。


“今天练得不错,黑子。”


黑子清理了地板上的污秽,漱了漱口,才去淋浴间冲澡。


训练很辛苦,但是他不在意。


他不想让赤司君失望。


黑子快速地冲了个澡,就在他穿衣服的时候,他看见全身湿透的赤司走进了更衣室。


他肯定刚洗完澡,黑子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试图让自己的眼睛看向别的地方。但是他的诱导术在这种时候格外有用,赤司根本没发现他。


赤司脱下了已经湿透的上衣。黑子的目光贪婪地舔过对方每一寸白皙可口的皮肤。


真的,赤司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都漂亮。


赤司疲惫地伸了个懒腰,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低吟。黑子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被震碎了。他开始幻想,赤司还能发出什么别的声音。


黑子的眉头皱了起来。看来就算是他,也无法抵抗青春期荷尔蒙的作用。


就在这时,虹村进来了。黑子知道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因为他,还有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怎么能和敬爱的前辈相比呢?


“喂,赤司,”被点名的少年热切地看向他的前辈。


黑子嫉妒他。


他嫉妒虹村能得到赤司全部的关注。而赤司的从不把除了虹村以外的人放在眼里。但可悲的是,虹村很明显,是直的。


黑子当然知道奇迹的世代对自家队长的感情。他本来就是观察力最强的那个。


他知道黄濑看向赤司时的眼神,绿间跟赤司说话时脸上的红晕,赤司换衣服时青峰贪婪的目光,还有紫原永远只跟他的队长分享零食。


他还知道赤司经常跟在虹村屁股后面,而虹村总是很忙,而且也根本没注意到赤司的感情。


黑子叹了口气,走出了更衣室。他的朋友们(这个词让他感觉很温暖)正向他挥着手,除了绿间。他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凝固。


很多年后,每当黑子回想起在帝光的日子,这段回忆总是最鲜明的,一点都没有被之后的阴霾掩盖。


那是他在帝光最后的美好时光,在一切都开始崩坏之前。





fin.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