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

[火赤/翻译/短完]Truth and Consequences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8715 

原作者:bexara

#洛山火

#无授权,侵删致歉

 



简介:火神和赤司在洛山的更衣室里的一场对话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红发和篮球。


这就是火神大我和赤司征十郎唯二的共同点。性格,气质,智商,其他的一切都截然相反。甚至连发色也不完全相同。火神的发尖带点黑色,像火红的落日;赤司的红发更鲜艳,颜色像珍贵的红宝石。


但是在球场上,火神的狂放大胆和赤司的冷静果断却是绝配。对手一旦走进火神的防守领域,就会被他夸张的肌肉和充满野性的笑容吓到。刚想逃跑,却又对上赤司冷酷的眼神。明明是那么娇小的身材,却有着和身高完全不符的气场。赤司能在瞬间发现对手的弱点,探囊取物般从对方手中夺走球权。


作为搭档,他们可怕,强大,无法阻挡。“天帝和他的骑士”,对手是这么形容他他俩的。甚至队友也这么说。这个形容倒是很贴切。


火神刚到洛山的时候,根本没听说过赤司和奇迹的世代。他只知道面前这个异色瞳小矮子又自大又傲慢。直到他被ankle breaker晃倒在地上,震惊地看着面前精致的娃娃脸,火神才意识到他的新队长有绝对的理由可以那么狂妄。


也不是说他就此对赤司改观了,火神还是不喜欢他那套“我是绝对的”的理论。但他开始仔细地观察赤司。他发现赤司有那么多不可思议的才能,却还是非常非常努力地训练。他对自己的要求比对其他任何人都要严格。火神渐渐对赤司产生了一种不情愿的尊敬。直到赤司发掘出他们身上隐藏的潜能,这份尊敬才变得心甘情愿。


整个队伍都以他为中心。他们的队长从不撒谎,从不掩饰,在他们表现好的时候表扬他们,在他们搞砸的时候给予惩戒。


然而…然而,火神还是搞不懂,当他们不在球场上的时候,他在赤司身边时那种不自在感到底是什么。他的皮肤很痒,脖子后面像被针扎一样,他的呼吸变得短促,心跳也会变快。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确定这跟赤司有关。每次赤司看向他, 那道金红色的视线仿佛要在他身上戳出两个洞,把他的灵魂刺穿。




 

“大我,洗完澡后要把头发擦干,不然会感冒的。”一个清冷的、不容置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火神吓了一跳。他已经坐在洛山更衣室的长椅上发了好长时间的呆,脖子上挂着毛巾,头发还滴着水。


 “赤,赤司,”火神深红色的瞳孔往上转了转,发现他的队长就站在他面前,几乎在他弯曲的两腿中间。他快速扫了一眼室内,发现其他部员早在他神游太空的时候走掉了。“那个…你还在这干什么?”


 "作为队长,我必须把所有东西都收好,确保更衣室里面没人才能锁门。但是因为你,这个任务变得很困难。”


赤司没有责怪或生气的意思,只是简单地陈述事实,但火神还是脸红了。


 “啊,抱歉,我走神了,”火神喃喃地说,伸手拽下毛巾,随意在头发上蹭了两下。


赤司走近了些,伸出手。“给我。”


 “什么?”火神的回答有点模糊。但是他现在没法思考。赤司身上的冬雪般清新冷冽的味道包围着他,充满了他的肺部。那个痒痒的感觉又回来了。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往脑袋上涌。


 “毛巾,大我,给我,”赤司很有耐心,好像他正在跟一个笨蛋说话。但他的异色瞳里闪烁着火神看不懂的光。


不知怎么,火神就这么顺从地把毛巾递给了赤司,后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了。


赤司又往前挪了挪,他纤细修长的双腿磨蹭着火神的大腿内侧。火神有点坐立难安。


“怎么了,大我?”赤司轻柔地问道。他把毛巾盖上火神的脑袋,开始用力擦拭他的头发。


 “那个,”火神觉得自己的舌头在嘴里打了个结,“我很感激你的关心,但我可以自己擦头发。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不是吗?”赤司轻声笑起来,他温暖的呼吸喷在火神潮湿的头发上。“你有时候很鲁莽,还像小孩一样容易兴奋。”

 

火神猛地把头甩到一边,试图躲过毛巾,结果差点失去平衡从椅子上摔下去。“喂!那不是…不是…,”他对上赤司怪异的目光,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赤司挑起一边细长的眉毛,好像在说“看吧,我就说是这样,”但是良好的教养并没让他真的把这话说出来。他只是捡起毛巾,继续手上没干完的活。


火神尴尬地低下头。他眼前就是赤司盈盈一握的腰,细得估计用一只手就能握过来。他心不在焉地想着,被他自己的想法干扰得心神不宁。


他陷入了沉默,试图分辨这些陌生的情感到底是什么。篮球是他的最爱,他的梦中情人。没什么比面对一个强劲的对手更能让他心跳加速的了。那为什么此时此刻,同样的喜悦和兴奋从脚底席卷了他全身。他真的搞不懂。


 “好了。”赤司收回毛巾,后退了一步。


火神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没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他迅速并拢膝盖,把赤司锁在他双腿之间。他抓住毛巾的另一端用力一拉,赤司连带着被他扯进怀里。


赤司的目光从困住他的双腿移到火神脸上。他的异色瞳里有意味不明的光。


 “你在干什么,大我?”他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语气明显变得冷酷,还带着一点威胁。


火神咽了口唾沫,暗自惊奇自己大胆的行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困住赤司。他只是想像刚才那样跟赤司多待一会,哪怕只是多几分钟。


 “我…”火神想要开口道歉,结果一张嘴却变成了,“你对其他的队伍,奇迹的世代,也是这样吗?”


赤司并没有对这个提问感到惊讶。火神反而被他自己的问题吓到了。


 “我不确定你什么意思,”赤司的语调还是没什么起伏,但他的声音却有点被火神逗笑的意思。


火神松开毛巾,无力地耸了耸肩。“我不是…我是说你对他们,也是这么温柔,这么关心吗?”


这些话没经过大脑就被他说出来了。他到底为什么要关心赤司在初中什么样?明明应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但确实又有关系。


最开始,赤司好像不打算回答他。整整一分钟过去了,火神几乎已经确定自己越了线,这时赤司开口了。


“他们需要什么,我就给他们什么。”


这算不上什么回答。火神挫败地吐出一口气。


 “现在回答我的问题,”赤司把毛巾环在火神肩膀上,手抓着毛巾两端。“你为什么想知道?”


他为什么想知道?火神的大脑死机了。


赤司慢慢收紧双手,火神的脖子被勒得往前倾了倾。赤司弯下腰,几乎要贴上火神的脸,他甜蜜的呼吸吐在火神的嘴唇上。


 “你弄明白之后,准备面对现实的时候,来找我,我等着。”


他猛地松开手,轻易地从火神双腿之间跨了出去,证明刚才只是他愿意呆在那,而不是火神真的把他困住了。


 “现在,我要锁门了。不介意的话,请快点穿上衣服,”赤司简短地下了命令。


火神迅速套上衣服,只觉得更迷糊了。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他干脆什么都没说。潜意识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生根发芽。他把书包从柜子里拿出来背好,刚走到门口,赤司叫住了他。


 “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字典里没有极度宽容这个词。快点找到答案,然后来找我。”


火神差点要转身了。他感觉自己就像个提线木偶,被赤司好听的,又带点危险意味的嗓音拖拽着走。但他没有,他不确定赤司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也不知道他想从赤司那得到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走远了。他意识到迟早,他要做一个决定,而这个决定的后果很可能会改变他的一生。




fin.



火赤真好吃。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