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高产似那啥|戏精本精

[翻译/纳赤]That my heart breaks

原文地址:fanfiction.net

原作者:Miss Yuki 66

#原文法语,正在要授权

#微奇迹赤,洛山赤

 

 

 



简介:如果想让我回来,你们只需要赢得下次比赛的胜利。 Vorpal Sword输了。根据赌约,赤司征十郎必须加入Jabberwock





Chapter 1: 洛杉矶高中



赤司站在衣柜前,生平第一次纠结自己要穿什么衣服。他不是很讲究穿着的人,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场合,但是……平时他还是会按照场合穿合适的衣服,毕竟他代表着赤司家。


在日本就没有这样的麻烦,大家都穿制服。返校日也没有刻意选择衣着的必要。但是这里的学校不提供制服,赤司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带够衣服。如果黄赖在这就好了…不,他不能在转学第一天就开始想念以前的队友,这会让他更提不起精神。


赤司叹了口气,随便选了一件T恤衫,一条牛仔裤和一双黑色匡威运动鞋。这是最保险的穿着,不会引起别人注意,也不会出什么错。


他背上书包,拿好钥匙就出了门。他住的公寓在市中心,是他父亲帮他租的。赤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服父亲的,他根本没费多大力气。毕竟,那个时候他也没得选择。当时那种情况下,他是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公寓门前停着纳什的越野车。纳什之前说过,开学第一天要来接赤司上学。赤司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他很快想起来他为什么会在这,在洛杉矶。他最终还是让步了。纳什的车简直惹眼得让人讨厌。赤司拉开车门爬上前座,把头抵在车窗上休息。


“昨晚睡得好吗?”


“还好,虽然我还不太能适应这么热的天气。”


“被担心,不会持续太久的。”


赤司的英语几乎完美,在英语国家生活一年并不会吓到他。真正让他觉得不安的,是一个月前他跟父亲的争吵。他提出要去洛杉矶念高中,却没有给出真正的理由,只是说这一年的经历对他很重要。

 

纳什没有像赤司担心的那样一路狂飙。他暗暗松了口气,虽然没有完全放心,但是这样也凑合。早上八点的洛杉矶很容易遇上红灯或者堵车,否则开车的话只要十分钟就能到学校。


“我很惊讶你居然还在上高中。”赤司有点受不了车内的沉默。


“我重新从高二开始念。锡伯也是。”


“他也在这所高中吗?”


“对。”


好极了。赤司有点讽刺地想。他非常怀念京都市中心的样子。这里太光怪陆离了,有太多他不熟悉的东西。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城市。他很想念日本,还有那里的人。


一个多月前,纳什和他的队伍,Jabberwock,在球场上羞辱了另一只日本街篮队,那个队伍是由秀德,桐皇,洛山,海常和阳泉的上一任队长组成的。为了一雪前耻,相田丽子的父亲,也就是Jabberwock在日本的导游景虎提出要来一场复仇之战。他赌上自己的性命,集结了奇迹的世代、火神、还有高尾等人,组成一支“梦之队”,决心与Jabberwock一战高下。


结果,Vorpal Swords输掉了比赛。这次的败北令人格外难受。Jabberwock确实主导了比赛的节奏,但最终其实只差了两分。还剩不到五秒的时候,火神准备灌篮,那个时候没人能防的了他。但很不幸,还是差了一秒,Jabberwock赢了。


只差一秒。


但是比赛开始之前,锡伯提出要更换赌约的内容。原本的约定是如果Jabberwock赢了,丽子的父亲就要切腹自尽。但是其他队员好像不想承担弄死人的责任,所以纳什提出,如果他们赢了,那Vorpal Sword的其中一个队员就要加入Jabberwock。


赛后双方选手敬礼的时候,纳什提出要让赤司加入。赤司没有觉得惊讶。他知道纳什对他的技巧感兴趣,尤其是天帝之眼。赤司也知道,如果他加入Jabberwock,他就可以学着掌握恶魔之眼,像纳什一样。


赤司没什么意见,但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赤司君,让我去吧。”黑子抗议道。


“别天真了,既然要夺走你们一个队员,那当然是要最强的,”锡伯笑着说。“你的技巧确实很有趣,但是你们的队长才是支柱。我倒要看看没了他你们要怎么办。”


其他队员也在抗议,但是Jabberwock不想违抗纳什的命令,再说他们确实赢了。


“赤司,让我们中的一个人去吧。”


“为什么?我们确实输了,输了就要信守承诺。为什么要逃避?你记得吗,真太郎,冬季杯上我说过,如果输给秀德就挖出双眼谢罪,我是认真的。今天我也不打算违背赌约。”


看台上的观众渐渐走光了。他们都很失望,Vorpal Sword居然输了。


赤司站在他的队员面前,脸上带着笑。


“别担心,如果想让我回来,下次比赛赢了就好。”


最后,两只队伍商定好今年年末再比一场。


那天晚上,赤司跟父亲提出要去洛杉矶读一年高中,说这段经历对他以后很有帮助。赤司征臣同意了。但是赤司没有提起输掉比赛这件事。这段回忆太过惨痛,以后他一定会让Jabberwock为他的朋友和他自己承受的羞辱付出代价,用他自己的方式。


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他因为羞耻,愤怒,悲伤流了多少泪。接连两场败北,以及被迫抛下朋友离开日本…对他来说真的太过了。


他相信他们。他知道下次他们一定会赢的。

 


 

赤司在车上睡着了,纳什不得不把他摇醒。


“看样子是真的,”赤司缓缓睁开眼。“日本人真是在哪都能睡着。”


“我们只有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时候才会睡着。”


 “啊,但是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很明显这不是公共交通工具。这车上还有我看不见的鬼魂吗?”


纳什看了看车后座,玩味地笑起来。


“好了,下车吧,我们到了。”


这所学校跟赤司在电视里看到过的美国高中一模一样。校园很大,教学楼至少有三层,还有一条长长的林荫大道,两边种满了绿植。墙面是白色的,还有巨型的法式窗户,教室宽敞明亮。赤司还看到一条跑道和一个体育馆。或许这里也有篮球部呢?毕竟在美国,橄榄球俱乐部遍地都是,棒球和篮球却没有那么受欢迎。


纳什好像很愿意跟在赤司屁股后面,他一路跟着赤司来到班级分配表前。


“我的确是个背井离乡的日本人,但我不需要保姆。”


“容我提醒你,我也得找我自己的班级。别以为你到哪我都要跟着。你没有被害妄想症吧?”


“没有。”


但是纳什也没有走。赤司花了好长时间才找见他的班级。他看到他的名字被特意标注出来。


“看,我们班来了个外国人。”


一头红发加上一张亚洲面孔,赤司很快就成了班级焦点。


赤司走进教室,发现纳什已经不见了。真令人惊讶,可能他去找锡伯说话了。


他看了看课程表,发现有几门课是他在日本没学过的。教室里,其他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看他。课间休息的时候,纳什和锡伯一起出现在教室门口。


“看样子你周一下午没课。”


“没错。”


“Cool,我们也没课。我们可以去篮球场训练。”


“说到这个…这里有篮球部吗?”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笑出了声。


“有,但是你不能加入。”


“啊是么,为什么?”


“你只能跟我们打球。你不是加入Jabberwock了吗?”


“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加入篮球部?赌约的内容是我跟你们来美国。仅此而已。我不听你的命令,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纳什笑了,一只手摸上自己的脸。


“啊,的确……我就知道你不是省油的灯。随你便吧,但是这里的篮球部什么也给不了你。关于这个,我承认日本的确还强一些。”


锡伯点头表示同意。


“那这样的话,坐上队长的位置就更容易了。”


纳什又一次笑起来,好像觉得赤司的反应真的很有趣。离开的时候,纳什还不忘回头跟赤司喊话,要他快点适应他们的相处模式。



tbc.


第一个长篇。这篇是我目前为止翻译的最费劲的,还是法语,而且有很多我没见过的俚语(作者太太的语法也不是很严谨)。我会尽量在翻译准确的情况下让语句贴近中文写作的风格。我觉得我翻译腔太重了。

这篇目前一共15章,未完结,暂时还没有要坑的迹象。太太自己也说这篇的纳什并没有last game 里那么坏,是球场上很嚣张跋扈,但其实很善良,会默默照顾阿征那种。我反正很喜欢这样的反差萌~

求评论呀~~~



评论(2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