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

[翻译/纳赤]That my heart breaks

#本章有轻微实赤,注意避雷



Chapter 4




回到公寓,赤司靠在门上长长呼出一口气。他已经渐渐学会忍受孤独了,但这不意味着他不会再想念奇迹的世代。他想再被黄濑圈在怀里,被神出鬼没的黑子吓一跳,想看青峰打球时发自内心的笑容,想和紫原分享零食,还想和绿间下一盘将棋。他真的好想念那几个五颜六色的脑袋,虽然就性格的复杂程度而言,Jabberwock一点也不输给他们。


但他们永远都比不上奇迹的世代在他心里的重量。


赤司回到卧室,打开电脑打算做作业。正当他伸了个懒腰准备睡觉的时候,一条信息蹦了出来。


这么说有点夸张,但赤司的确不怎么跟别人交流。


信息是黑子发来的。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赤司还是很开心。


黑子:你好赤司君。这星期你过得怎么样?自从你开学我就没收到过你的消息,我希望你一切都好。


一看就是黑子。他故意没有提起Jabberwock,这点小心意让赤司很高兴。毕竟他现在就是Jabberwock的一员,更别说还是因为他们的败北才导致这一点的。赤司回复道:


“你好黑子。开学很顺利。我加入了篮球部,还看到了虹村前辈。诚凛今年的目标还是冬季杯冠军吗?”


赤司把被子盖过下巴,躺在床上等着黑子的回复。


五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新消息。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开始酝酿睡意。


在日本最后一夜的记忆突然涌入脑海,好像一把匕首深深扎进心脏里。



—————————————————————————————


奇迹的世代和无冠的五将在他去美国之前组织了一次聚会,就是他最讨厌的那种,酒精,薯片,音乐。确实,所有人都很想忘记那场地狱般的比赛。


那时候Jabberwock早已经回美国了,那场比赛是在美国开学季前三周举行的。但是纳什却特意从美国赶到日本陪赤司,当然,主要是“为了防止煮熟的鸭子飞了”,青峰的原话。说实在的,当时赤司确实有想过逃跑。


每一次想起那场比赛,他的喉咙都会因为败北感到烧灼般的剧痛,而所谓的“告别晚宴”更让这种感觉加剧了。但至少,往积极的方面讲,仆赤并没有消失。又或者消失了他还没发现。


聚会是在东京办的。他们租了一个场子,还请了DJ。奇迹的世代所在高中的队友基本上都来了。


“我觉得你们等不及我去美国了。”


“才不是!”火神反驳道,“我们只是很想庆祝一下,你知道的,让自己放空。”


所有人都恨不得彻底忘掉这场比赛。黄濑在舞池中间扭动着,紫原和冰室在自助餐吧旁吃东西。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杯啤酒。


赤司缩在角落里,一点玩的心思都没有。他的手机在口袋里震个不停。他偷偷瞥了一眼,按下了接通键。


纳什:玩的开心吗?我听说你们办了个party。


赤司:你要是敢来就死定了。


在这之后,纳什就再没联系过他。这个派对是为了他办的,为了他。但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他又灌了一口啤酒,在墙上倚了一会,直到玲央过来找他。


“嗨,小征。”


“嗨。”


“你好像不开心。”


这话听起来更像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玲央靠在赤司身边,手背在身后。


“嗯,我就是…不太喜欢这种场合。而且这个…更糟。”


“我懂。今晚的气氛确实有点怪。我都不想来的,但是小太郎和永吉想来支持你,虽然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不需要你们来支持我。”


玲央撇了撇嘴。


“小征太狡猾了,其实你很希望我们能抱抱你,跟你说你很快就会回来了,对吧?你应该祈祷我们到时候不会再办一个party。”


“...你说得对。”


“如果你需要拥抱的话,我在这。”


“谢谢,但是你已经给我做了巧克力了。我知道你也很难过。”


赤司不是不明白玲央对他的感情。他知道对方看向他的眼神里有钦慕,敬佩,友谊,还有深埋在眼底的爱意。情人节时玲央送他的巧克力不是没有理由的,虽然对方狡辩说这只是“实战前的练习”。


玲央把手臂环过赤司的肩膀,头埋在他颈间。直到背景音乐变得暧昧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这个姿势并不合适。


“抱歉。”


赤司快速后退了一步。


他回到自助餐吧,把酒杯放在吧台上,转身向出口走。所有人都在跳舞,但没有一个人是笑着的。这真是他参加过最悲伤的聚会,他一秒都不想多呆了。


正当他打开门,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时,有人拽住了他的手臂。


“黑子?”


蓝发的少年看着他,看起来很难过。


“求你了,别这么早走。”


赤司朝大厅中央看了一眼。黄濑在跳舞,眼睛闭着,嘴唇紧紧抿着。所有人都想忘掉这残酷的现实,哪怕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赤司做不到。


“抱歉,黑子,我呆不下去了。”


“我们只是想跟你道别,明天我们都没法去机场送你。至少留到惊喜的部分,好吗?”


“惊喜?”


黑子微微笑起来。


“是桃井小姐和洛山前辈们的主意。你可以把礼物带去美国。”


赤司叹了口气。他毕竟曾经是他们的队长。离开没有那么容易,他必须在背后支持他们,这是他的责任。


“好吧。”


惊喜是一个将棋棋盘,只不过棋子都是特别制作的:黑方是穿着帝光制服的奇迹的世代,白方是洛山。两方的王将都是赤司。黑方的玉将是绿间,白方的则是玲央。角行是黄濑和小太郎,飞车是紫原和根武谷,桂马是青峰和洛山的上一任队长。步兵则是黑子和黛千寻。


赤司笑了,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所有人都知道赤司经常自己跟自己下将棋。从此以后,只要他想,他们可以随时成为他的对手。


棋子是木制的,做工非常精美。赤司不知道出自谁手,但实在太漂亮了。他真心地谢过大家,顺便费力地安慰黄濑才没有让他哭出来。


音乐重新响起,赤司没有再耽搁,直接去车站坐上了回京都的列车。这样明天他可以晚一点离开。


赤司已经记不太清在家的最后一晚了。一回到家,他就吃了片安眠药,早早上床睡觉了。他唯一还记得的,只有突然涌出眼眶的泪水。




第二天天刚亮,赤司就起床了。他的身体异常沉重,头也在嗡嗡作响。下楼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早早准备好的早餐和站成两列的佣人,每人都对他说了一句祝福的话,直到赤司征臣起床把所有人斥责了一遍。


在他父亲来餐厅吃早餐之前,赤司溜回了自己房间。他的房间在别墅顶层,整层楼差不多只有他一人,因为其他房间都是客房。


赤司挑了一条牛仔裤,一件轻薄的套头衫,一件白色的短袖外套,还有一双红色的匡威运动鞋。他的行李箱在几天前就收拾好了,他只重新打开了一次,把昨晚的合影和全新的将棋棋盘放了进去。


他准备好了。赤司关掉了手机。他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收到祝他一路顺风的短信。


距离他的航班还有好几个小时,但他想早点到机场,以防路上发生什么意外。接他的车随时都会来。他拿着行李箱和背包走到窗户前,看着远处的大铁门,静静地等着。


 “征十郎。”


赤司吓了一跳。他的父亲就站在他旁边,穿着正装,明显是精心修饰过一番。


“你的航班这么早吗?”


“是的。”


父子俩心照不宣地沉默着。尽管他只是去几个月,但赤司还是想跟他父亲说点什么。


但是,他最终什么都没说。他承认,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很脆弱。


接他的车子到了,赤司快步走向大门。


 “一路顺风。”


赤司征臣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但是赤司不想深究他父亲究竟想说什么。


赤司没有想错,路上确实发生了意外。纳什就在大门外等着他。他身上只背了一个很小的单肩包。直到他们到了登机口,两人都保持着沉默。


直到纳什再也受不了沉重的气氛。


“昨晚的派对好玩吗?”


“嗯。”


赤司笑了一下,不然他的表情实在不怎么有说服力。


“好极了,我们也经常开趴。你有经验,这是好事。”


“你们在派对上都干嘛?”


“就…女人,喝酒,音乐,喝多了还会打架,之类的。”


赤司就知道会是这样。他死也不要参加他们的聚会。


旅途很平静,纳什全程都在睡觉,赤司则睁着眼,一秒一秒地数着还有多久落地。他并不害怕坐飞机,自从他父亲有意让他参与公司管理后,他就经常坐飞机出差。


到达的时候,洛杉矶下着倾盆大雨。天气很闷,赤司在机场就脱掉了毛衫。往出租车站走的时候,纳什不小心被一个水坑绊了一下,他一把拽住赤司的书包才没有摔倒。


但是赤司却被绊倒了。他的头磕在了地上,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被分成了两半。好像灵魂跟身体彻底分离。有那么几秒种,他什么都看不见了。等到视力慢慢恢复,他的衣服已经全被水打湿了。他闭上双眼,防止雨水流进眼睛里。


 “没事吧小虾仁?是地心引力的作用吗?”纳什大笑着调戏他。


赤司还没来得及说地心引力并不会有这么大变化,更何况他们所在的纬度跟日本差不多。但是纳什已经钻进出租车里了。


在车上,赤司一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赤司的公寓是他父亲帮他选的。装修很现代化,跟他在京都住的房子差不多。赤司在房间外面冷静了一会。但是踏进门的一瞬间,他就扔掉行李箱,脸埋在手掌间,泪水从指缝里滴滴答答地流出来。


——————————————————————————

赤司是被手机震醒的。黑子回了他的短信,但是他太累了不想回复。他把手机放到一边,又沉沉睡过去。



tbc.





怎么感觉小征一直在哭啊......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