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了

黑篮all赤|翻译文手|高产似那啥|戏精本精

[纳赤/翻译]Unacceptable

原文地址:ao3

原作者:choi chinatsu

#纳赤,微虹赤




简介:纳什并不相信所谓的“巧合”。所以他更愿意用“命运”这个词形容他现在的处境。是的,就是命运,让他和那个耀眼的红发少年相遇了。

 



 

纳什第一次见到赤司征十郎,是在一个酒吧里,他和他那帮五颜六色的朋友来找人。更准确的说,是找那个刚挨了揍的浅蓝色头发的。那天也正是Jabberwock和VorpalSwords比赛的前一天。


不知道为什么,纳什很快就把视线固定在红发少年身上。他差不多是最矮的那个,但气场却是最强的。他刚刚踹了他朋友一脚,对方蔷薇红的眸子正冷冷地盯着他。不管回想多少次,纳什都会被那双瞳孔里闪烁的坚毅光芒震慑到。


那时候,纳什觉得他对赤司的兴趣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那么矮的人,气场为什么会那么强?


第二次见面就是在比赛上。纳什看见赤司穿着4号球服,证明他是VorpalSwords的队长。意料之中。


纳什对于赤司位置的猜测也是对的。跟他一样是后卫。那双红色眸子总是犀利地跟着他,尽管纳什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赤司也总能预测出他下一步的动作。


纳什想,明明赤司看向他的目光总是那么锋利又充满敌意,为什么他会觉得那对眼睛很美,美得像阳光下闪耀的红宝石,美得想让纳什据为己有。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他正身无分文地流浪在东京的街头。那也是他输掉比赛的第二天。赤司娇小的身体冷不防撞进他怀里,还把他带去了快餐店(包括见到他那帮五颜六色的伙伴们)。


就是那一次,纳什终于有机会近距离欣赏赤司的脸蛋和身体。那么耀眼,那么美。精致的五官刚好盛在巴掌大的小脸上,每一处都令纳什深深着迷。


从那之后,纳什就真的下决心要把赤司据为己有。


纳什第四次见到赤司,是在一个商业聚会上。他代替他父亲出席一个日本分公司的开业典礼,就在他当时住的酒店楼上。那是比赛结束两天之后。


纳什端着香槟杯和他父亲的商业伙伴游刃有余地交谈。他穿了一身正装,白衬衫,黑金色相间的领带,熨烫整齐的西裤和黑皮鞋。他知道现在的他有多迷人,全场女士的目光快把他扒光了,恨不得一个个扑到他身上。


然后,纳什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红色背影。对方正在跟一个外形相仿的人说话(估计是他父亲)。几分钟后,只剩赤司一个人站在那。


白衬衫,跟发色相配的领带,西装外套,黑色皮鞋。


迷人,魅力,耀眼。


纳什第一百零一次在心里感叹赤司的美。老天,他可以盯着那张脸看一辈子都不会厌烦。


“哇哦,没想到会在这看到你,赤司征十郎。”


赤司转过身,脸上惊讶了一秒,但很快又恢复正常。纳什甚至可以感觉到赤司有些许的不高兴。


 “晚上好,纳什。我也没想到会在这看到你。”赤司的语气很平静。


 “嗯…我只是代替我父亲出席。我受够了跟一堆糟老头聊天,幸好还有像你这么性感的尤物。”纳什摸着下巴,玩味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赤司。


“与我无关。”


“嗯?当然跟你有关,一会你就会成为我的共犯了。”


赤司的眉毛烦躁地挤在一起,纳什暗暗笑起来。


“这是你的提议?”赤司勾了勾嘴角。


“如果是的话,你的答案呢,赤司少爷?”


“不了,谢谢。”


“啊…好伤心,这么快就拒绝我了。”


又来了。赤司不屑地哼了一声。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这么帅气,性感,有钱,天赋异禀…就跟你一样。”纳什盯着赤司,脸上还是玩世不恭的表情。


“别以为我——”


话音未落,赤司漂亮的眸子突然因为震惊放大了,视线越过纳什的肩膀。纳什疑惑地转过身,顺着赤司的视线看过去。


离他们五米远的距离,站着一个黑发的青年,他也用同样震惊的目光看着他们。几秒后,对方讶异的表情换成了微笑,当然主要是对着赤司。


纳什转过头,看着比他矮了一个头还不止的少年。赤司惊讶的表情也变成了羞涩的微笑。纳什从这个微笑里解读出很多情绪。开心,愉悦,松了口气,以及渴望。


那两片粉嫩的唇瓣呢喃出一个音节,纳什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


“虹村前辈…”


纳什知道,赤司征十郎的心思已经不在他身上了。


那双红宝石一般的瞳孔盛满了快要溢出来的倾慕…


为了那个黑发青年,不是为了他。

 

 

 

 

纳什面无表情地盯着十米外正在交谈的两人。赤司还有那个叫虹村的男生。


赤司甜甜地笑着,那是他绝不会向纳什展示的表情。接着虹村揉了揉赤司的红发。


他现在很不高兴。


过了一会,赤司向卫生间走去。纳什悄悄跟在他身后。


他推开门,看见赤司正站在洗手池前。


可能是刚才和虹村前辈的偶遇太令人开心了,直到纳什站在他身后,赤司都没有发现。纳什快速从后面抱住赤司,并钳制住他的双手。他从镜子里清楚地看到赤司脸上清浅的笑意瞬间变成愤怒。


“放手,纳什。”赤司命令道。但对方只是玩味地看着怀里的人徒劳的挣扎。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是无用功。


“那个黑头发的是谁?”纳什知道自己此时的语气有多冷酷。他低下头,把脸埋在赤司的脖颈间。


“跟你无关。”纳什的热气喷在他脖子上,微微的酥麻让赤司不自觉地弓起身子。


“我警告过你,你会是我的,”纳什的吻落在赤司雪白的脖子上,“我不是那种‘爱他不一定拥有他’的人,我如果想要什么,就一定会把他变成我的。”

 

“你做梦!”轻吻变成粗暴的啃咬,赤司的身体终于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纳什舔了舔渗出来的一点血迹。嗯,甜的。


纳什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两人。在赤司脖子上方,衣领没办法遮住的地方,有一个红色的印记格外明显。


吻痕。证明赤司是他的。


纳什伸出左手,轻轻抚摸着那块痕迹。


“你还要去见他吗?脖子上带着我的痕迹,征十郎?”纳什满意地看着赤司震惊又愤怒的表情。他知道,赤司不想让虹村看见这个吻痕。光是这一点认知就足以让他开心了。


“你混蛋,纳什!”纳什松开手,在赤司的拳头落在他脸上之前闪到门边。


“记住我的话,征十郎。”


之后,他的身影消失在赤司眼前。




fin.



我刚度过了我人生中最痛苦的半个多月,并且这个苦难还没有结束。

所以我要炖大肉了,无逻辑无节操那种,只有香喷喷白嫩嫩的小征能让我振作。

评论(15)

热度(38)